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关于制度变迁  

2008-11-13 12:2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我们必须考虑一个问题,是什么促使了从一种制度安排革新到另一种制度安排,也就是制度变迁的动力是什么。

诺斯认为资源稀缺性、竞争等因素是制度变迁的动因,在稀缺经济和竞争组织环境下,制度和组织的连续交互作用是制度变迁的关键之点;竞争使组织持续不断在发展技术和知识方面进行投资以求生存,这些技能、知识及组织获取这些技能,知识的方法将渐进地改变制度。他认为世界普遍存在着稀缺性资源,这就需要竞争,有竞争就有优胜劣汰。而优胜劣汰的过程实际上是市场决策的过程,这使得稀缺性资源得到最优配置,人们对竞争的外界认知以后会理性地作出边际选择。于是经济组织的制度变迁就在这些作出选择的集团的推动下发生了,这种有效率的选择使人们可以从选择新制度安排中获得更多的潜在利益。

于是制度的变迁就发生了。个人或集体能够看到一些新的制度安排将会带来很大的利益,使得因革新组织形式所话费的成本得以补偿。这些新的制度安排有益于实现潜在的规模经济,降低信息成本,分散风险以及把外部效果内部化。说的通俗点就是个人或集体认为制度的改变有利可图,或者可以使利益最大化,而且很多组织形式是无需收入分配进行重大改变就可以实现。历史证明了制度安排的发展是主要的改变生产效率和要素市场的原因。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制度安排变革、创新的形式不仅可以是改善劳动生产率来提高总产出,还可以是收入的重新分配,而后者常常更有利于经济的增长。

关于制度变迁主体,诺斯认为制度变迁主体是社会行动团体,即“初级行动团体”、“次级行动团体”,他们是企业家或者是政治家。一方面,他并不认为搭便车行为无处不在,因为若是这样的话,制度变迁的行动集团就不存在了;另一方面,他认为忽略搭便车问题是不可取的,马克思主义者强调阶级是结构变迁的推动者,以此来巧妙地说明全部问题,然而这种观点未能解释问题的全部,因为马克思主义者简单地忽略了搭便车问题,而使人们的信念发生了一个大的飞跃,认为人们将会置自我利益于不顾而按一个阶级的利益行事,甚至作出相当大的个人牺牲。所以诺斯认为确实存在一个社会变革集团推动制度变迁,但他又认为在社会行动集团中还存在着搭便车行为,这就需要借助意识形态的力量克服这种行为,限制个人主义理性发生偏差。

接下来有必要提到制度变迁的来源,诺斯指出制度变迁的来源在外在性上,而“外生性变化(如技术、市场规模、相对价格等)使得某些人收入的增加成为可能。但是诺斯指出要获得这些潜在收入,必须克服障碍,由于某些内在的规模经济、外部性、厌恶风险、市场失败或政治压力等原因,上述可能的所得并不可能在现存的安排结构内实现。所以那些创新出能够克服这些障碍的制度安排的个人或团体才能够获得潜在利润。

 

                                                                                               030081297 蔡晓君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