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关于“搭便车”问题的思考  

2008-11-13 12:2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斯在《制度变迁和经济增长》中主要是阐述了制度变迁理论,他认为通过制度变迁,一个行动集团(个人或集团)能够看到一些新的组织形式(制度安排)将会带来很大的利益,使得因革新组织形式所花费的成本得以补偿。这些新的制度安排,将解决两个问题:第一,这将有益于实现潜在的规模经济,降低信息成本,分散风险以及把外部效果内部化;第二,将解释一系列经济史学家关心的“经济制度”问题。以往,经济学家将技术的变化看作经济增长的源泉,而诺斯提出,制度安排的发展才是主要的改善生产效率和要素市场的历史原因,有效地经济组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等同于技术革新带来的经济增长。而在《历史中经济组织的分析框架》指出为了解释经济组织,他运用与国家理论结合在一起的交易费用理论,由此而分析交易费用的具体构成有哪些。此外,介绍了推动制度变迁的两种力量:利益集团和国家。因此,本人除参考了《现代制度经济学》上下卷中关于制度变迁理论的文献,还参考了其他一些关于此主题的文献。本文将重点讨论“搭便车”问题。

正式的制度变迁将会碰到外部效果和“搭便车”问题。在经济学上,所谓“搭便车”就是获得利益而逃避付费的行为,这种行为使市场交易发生偏离。诺思用意识形态理论解释“搭便车”行为,指出“搭便车”问题可能是因为制度安排是一种公共货品而产生的。一个成功的意识形态必须能够克服“搭便车”行为。意识形态作为一种行为方式,是减少提供其他制度安排的服务费用的最重要的制度安排,可以被定义为关于世界的一套信念,倾向于从道德上判定劳动分工、收入分配和社会现行制度结构。诺斯认为,意识形态具有以下三个特征:第一,意识形态使个人与环境达成协议的一种节约费用的工具,它以“世界观”的形式出现从而使决策过程简化;第二,意识形态使与个人对其所领会得关于世界公平得道德和伦理判定纠缠在一起的;第三,当个人的经验与他的意识形态不一致时,他会改变意识形态的看法。

如果集团的每个成员具有共同的意识形态,具有共同的利益,就容易组织起来实现集团的目标;反之,如果存在分歧的意识形态,利益目标互不相同,且不了解对方的行为信息,则在集体行动时,就有人不承担任何代价而享受集体行动的利益,“搭便车”现象就不可避免。集团成员数目越多,“搭便车”行为就越严重。而对于个人而言,个人意识形态的信念强,说明其意识形态资本大,能减少消费虔诚的影子价格,个人搭便车的可能性较小。“搭便车”问题还取决于群体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群体成员流动性大,那么个体行为被发掘的可能性小,因而“搭便车”发生的可能性大。此外,学者们还考虑了群体结构的紧密程度因素,有学者认为,人们个体主义较少并会严格地遵从社会规范,因而“搭便车”问题不会太严重。

除了上述所综述的意识形态、群体成员关系、群体结构会影响“搭便车”问题之外,我还认为,群体成员对“搭便车”行为的认同程度也会影响“搭便车”问题。如果群体成员对“搭便车”行为认同程度高,那么群体成员至少不会反对他人“搭便车”,这可能就鼓励“搭便车”行为的产生;反之,如果群体成员对“搭便车”行为认同程度低,不仅他自身不会表现出“搭便车”行为,反对他人“搭便车”行为的可能性也将大大提高。因此,群体成员对“搭便车”行为的认同程度将影响“搭便车”问题。

综上所述,影响“搭便车”问题的主要因素有:意识形态、群体成员关系、群体结构和群体对“搭便车”行为的认同程度。

邓亚男 030081309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