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制度变迁理论  

2008-11-13 13: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30081317 王新春

经济史学家诺斯教授最早提出了制度变迁理论,他通过研究得出:制度是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制度变迁既有外因也有内因(North1971)。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以国家为分析对象,认为在信息费用,机会成本增加的前提下,国家能够通过发展非人格的法律和执行实体,降低交易费用,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North1981)。诺斯不仅用国家、产权和意识形态解释了新古典主义经济学所不能解释的问题,还在思维方式上改变了人们对于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因果关系的看法(杨光斌,2007)。理解制度变迁理论,可以从探讨以下几个问题着手:什么是制度?制度产生的原因?制度变迁的过程以及对制度创新的理解。

一、什么是制度

所谓制度经济学,其核心就是要探讨在制度约束下的经济发展规律。那么这里所说的制度到底是什么呢?汪丁丁(1992)在他的论文中指出:制度是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某种“契约形式”或“契约关系”。这里的契约关系大致包含两种存在形式,一是规则,二是习惯。所谓规则,或正式规则,包含了一下几层含义:界定两人在分工中的责任的规则;界定每个人可以干什么和不可以干什么的规则。在正式规则没有定义的地方,非正式的规则起着约束人们相互关系的作用,在非正式规则中,“习惯”占有中心地位。当定义正式规则的代价大于人们按照习惯方式在新情况下行为所发生的算是,习惯就在正式规则的边际发生规范作用(汪丁丁,1993)。

在实际的生产与生活中,必须依靠契约的关系才能准确地描述各种各样的生产关系。不仅如此,更高层次的契约关系还可以描述其他的社会组织形式,“无规则不成方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任何经济环境下都需要制度的约束和调节,才能达到最优的资源配置,实现各个利益阶层的利润最大化。

二、制度产生的原因

经济学中有一个基本的假设:“人是理性的”,即当个人在交换中面对现实的选择时,他将挑选“较多”而不是“较少”(BauerP.T.and Basil S. Yey1957)。因此,人需要运用制度来调节他与其他人的利益关系,企业也需要制度来实现规模经济和外部效果的收益(林毅夫,1989)。既然制度如此重要,那么它是从何而来,又是怎样产生的呢?盛洪(1991)提出,人若要追求自己的利益,必须进行努力,而努力的形式包含两种。一种是生产性努力,一种是分配性努力。在其他人的情况不变的条件下,一个人生产性努力的结果是社会总财富的增加,分配性努力的结果使得社会总财富不增加甚至减少。于是,人在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时就可能做出三种决策:生产性努力,分配性努力和闲暇。

在人类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中,人们由于度量的界定费用太高而不能准确度量自己劳动努力的结果,这样一方面导致生产性努力受到抑制,另一方面导致人们在分配过程中的纠纷频繁发生。为了弥补度量缺陷所造成的消极结果,人们引入界定费用较低的制度来约束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此外,由于分配性努力的结果必然导致另外一方的生产性努力的结果的减少,或者一个人的收入不能完全与他所投入的努力程度成正比,就会使得人们的劳动积极性降低,这时就必须对劳动者实行激励。市场机制作为一种制度的出现和发展,为社会提供了一种费用越来越低廉的度量和界定人们利益的手段,因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激励效果,生产性努力不断地增加。

虽然市场制度能够降低度量反而成本,但是人们在市场交易中必然存在这各种各样的交易费用(科斯,1937),因而企业作为一种新的制度形式出现。在这里,企业的制度表现为一种契约形式(张五常,1983),它通过契约的形式约束人们的行为,调整利益的分配,并通过适当的激励来增加劳动者生产性努力的动力,从而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三、制度变迁的过程

前文提出,诺斯认为制度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实际上制度变迁是刺激经济迅速增长的强劲动力。诺斯研究发现,制度变迁既受到外因的作用,也受到内因的作用。林毅夫(1989)进一步提出,制度变迁分为诱因性制度变迁和强制性制度变迁两种形式。诱因性制度变迁是现行制度安排的变更或更替,或者是新制度的创造,它由个人或一群人在响应活力机会时自发倡导、组织和实行。强制性制度变迁有政府命令和法律引入和实行。

汪丁丁(1992)总结提出,一种制度的变迁需要具备三个必要的条件:(1)信息成本大于零;(2)制度变迁的终极动力在于个人利益最大化,(3)生产性资产的专有性是制度变迁的一个重要条件。

根据林毅夫的理论,当一种制度遇到因制度选择集合改变或技术改变而形成制度不均衡时,这种制度就无法再对现有的环境或对象产生准确的约束或调节,一些个人或团体会寻求另一种新的制度或改良制度来代替现有的制度,适应当前的经济环境。另一方面,这种制度的变迁会带来“搭便车”问题,诱因性创新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如果诱因性创新是新制度安排的唯一来源的话,那么一个社会中制度安排的供给将少于社会最优,此时国家就会进行干预,利用国家强制力来推出新的制度来弥补诱因性制度创新的不足。

四、制度的创新

诺斯研究发现,制度演变往往从边际变化开始,通过非正式约束的演变,逐渐达到某个发生质变的“度”,然后正式的规则产生变化(North1990)。

熊彼特(1934)提出了一种“周而复始的经济”模型。在这种模型中,人们为了追求价值的最大化必然将生产规模扩大到是产出的价值最终等于投入的价值,因此所得到的利润为零。由于习惯是成本最小的制度,因此在零利润的经济中没有制度的创新。但是当不确定性发生的时候,创新就成为必要了。韦伯(1904)提出,改革往往是由竞争中渐渐失利的家族中的某个另起炉灶的年轻人开始的。熊彼特进一步指出,利润是制度创新的动力。不确定因素使某些人的生存条件恶化了,迫使其中不甘心的人起来创新。当利润与创新之间的联系成为社会共享的信息时,利润将不再仅仅是创新的可能结果,而成为创新的激励。

  评论这张
 
阅读(1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