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企业理论的阅读与思考  

2008-11-06 15:07:59|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就是作为通过市场交易来组织生产的替代物而出现的。在企业内部,生产要素不同组合中的讨价还价取消了,行政指令替代了市场交易。正如科斯的在其文章中所阐述的中心命题一样,制度运行成本(交易费用)的差别致使企业出现取代了市场,在《企业的性质》中,科斯认为市场的运行是有成本的,通过形成一个组织,并允许某个权威(一个“企业家”)来支配资源,就能节约某些市场运作的成本。因为虽然在真实世界里的市场机制并不免费,交易费用为正;而在企业内,市场交易是被取消的,组合在企业内的各生产要素,不必彼此签订一系列买卖合约,原来用于签订和执行这些市场合约的费用,因此被节约了。所以,我们很好理解科斯所说的“企业的显著特征就是作为价格机制的替代物”。

不过,正如周其仁在其文章《市场里的企业:一个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的特别合约》中所表达的,企业可不是以一个非市场的合约替代了市场价格机制,科斯并没有把企业看成一个非契约机构对市场契约的替代。相反,企业不过是以一个市场契约替代了一系列市场契约而已。企业内部的“命令”和“允许某个权威(一个‘企业家’)来支配资源”,无非是“一系列的契约被一个契约替代了”的结果。

对此,张五常也指出,说一个“企业”取代“市场”是不太正确的,不如说一种契约形式取代另一种契约形式。科斯主要关心的是一种契约形式,在那里投人所有者让渡一组明确界定的对他投入的使用权,以交换收入。他因此受到一只看得见的手,而不是受价格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非凡的洞察才会看到,当这种契约形式增加时,产品市场就会减少。在缔约的每一阶段价格信号都在传递着,以一定的成本,并且每一个相继的承包商有着不同的契约和信息。价格机制的“那一系列契约”是产品市场上的交易;企业“这个契约”,则发生在要素市场上。因此,企业无非是以要素市场的交易合约替代了产品市场上的合约。张五常的这种阐述,也被认为是对现代企业理论的一个重要贡献,他强调了发现价格的费用,包括信息费用、衡量费用和谈判费用,当这些费用发生变化,不同的契约就会出现。

古典企业是由于偷懒产生监督,谁来监督,接受余报酬的专家将是该团队所有成员的监督者有的剩余索取权。正是这个全部权利的集合定义了古典企业;古典企业的特点有(1)联合投入生产(2)有几位投入所有者;(3)一个当事人对联合投入的所有契约来说,是共同的;(4))他有权独立地与其他投人所有者重新谈判任何投人契约;(5)拥有剩余索取权;(6)有权卖掉他拥有剩余索取权的中心的契约地位。这个中心的当事入被称作企业的所有者和雇主。这不涉及独裁控制;这种安排只是一种可持续地与中心当事入进行重新谈判的契约结构。这种契约结构是作为增强团队生产的有效组织的手段出现的。特别是,监测在团队生产中联合投入所有者偷懒的能力因这一安排而得到了加强(监测成本降低了),并且能更为经济地严肃对投入所有者的纪律(通过更改契约)。

米歇尔·詹森,威廉姆、马克林认为,私人公司或企业只是法律拟制的一种形式,它作为一个契约关系的联结而起作用,并且存在着可分的对组织的资产和现金流的剩余索取,一般而言出售这一索取权无需其他缔约个人的许可。

阿曼·阿尔奇安和哈罗德,德姆塞茨将企业分为利润分层企业、社会主义企业、公司、互助的和非营利型企业、合伙制、雇员工会几个类型。

企业的引入基本上是由于市场运行成本的存在。一个与此相关的问题是:既然通过组织能消除一定的成本,而且事实上减少了生产成本。那么为什么市场交易仍然存在?为什么所有生产不由一个大企业去进行呢?首先,当企业扩大时,对企业家来说,收益可能会减少,也就是说,在企业内部组织追加交易的成本可能会上升。自然,企业的扩大必须达到这一点,即在企业内部组织一笔额外交易的成本等于在公开市场上完成这笔交易所需的成本,或者等于由另一个企业家来组织这笔交易的成本。其次,当组织的交易增加时,或许企业家不能成功地将生产要素用在它们价值最大的地方,也就是说,不能导致生产要素的最佳使用。再者,交易增加必须达到资源浪费带来的亏损等于在公开市场上进行交易的成本,或者等于由另一个企业家组织这笔交易的亏损。最后,一种或多种生产要素的供给价格可能会上升,因为小企业的“其他优势”大于大企业的。当然,企业扩张的实际停止点可能由上述各因素共同决定。前两个原因最有可能对应于经济学家们的“管理收益递减”的论点。

考虑到企业运作效率的问题,学者们发现了团队的重要性,相对企业外的资源而言,企业内投人的有利可图的团队生产的机会可以得到更为经济和准确的把握。较之从外部获得的新资源(和他们的知识),更为优越的投入组合可以更经济地从已在组织内使用的投入中确认和形成。相对于雇用新的投入,企业更喜欢对雇员职位(合同)进行提升和调整。如果团队生产的产出大于个人分别生产的总和,足以弥补组织和管束团队成员的成本,团队生产就会被采取。团队生产是这样一种生产,在其中(1)使用几种类型的资源;(2)产品不是每种合作资源的可分离的产出之和;(3)不是所有被用于团队生产的资源都属于一个人。如果以团队生产的方式能使生产力有净增长,扣除维持团队纪律的有关的考核成本后仍有净利,那么就应依靠团队生产,而不依靠许多可分离的个体产出交易。那么团队应如何更有效的工作,这个问题就很自然的被提了出来,每个团队成员都会希望一支团队中没有人偷懒,包括他自己。从而真实的边际成本和价值能够相等以达致更受欢迎的状况。如果团队的一员在不偷懒的环境中能够以团队忠诚或团队精神为名增进共同利益的话,那么这支团队将会更有效率。

而且随着现代企业组织的发展,人力资本也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视,不断进行细分,研究如何更好的加以激励。如周其仁在《市场里的企业:一个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的特别合约》一文中说到的,“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无须激励,厂房设备无须激励,银行贷款也无须激励,单单遇到人力因素就非谈激励不可”人力资产虽然天然归属个人但人力资本的产权权利一旦受损,其资产可以立刻贬值或荡然无存。激励(包括负激励)的内容,就是把人力资本开发利用的市值信号(现时的或预期的),传导给有关的个人,由他或她决策在何种范围内、以多大的强度来利用其人力资本的存量,进而决定其人力资本投资的来来方向和强度,激励机制的普遍性是因为人力资本的利用在经济生活中无处不在。

企业是作为通过市场交易替代物而出现的,其产生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成本,实现成本的最小化,为了更好的达到这个目的,企业家学者才会进一步研究业运作效率的问题,提出了团队的概念,进而发展到了人力资本激励的问题。如何更好的激励资本,发挥团队的效应,从企业层面如何更好的对其加以理解呢?

再有,想到了现在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1929年至1933年西方资本主义也曾发生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不过仅仅过二十年,到1955年,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死而复生,并迎来了新一轮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这里一个不得不提及的人便是凯恩斯,而那次的金融危机去深刻揭示了完全的市场化经济的弊端,其实从这个角度来看,从科斯以及相关的企业理论产权交易,又如何看待此次金融危机呢?

 

030081319   叶明珠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