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直面人生才是管理学者的社会责任  

2008-05-19 17:23:37|  分类: 管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举国悲伤的时刻,政府的责任、企业的责任、明星的责任、军队的责任以及民间组织的责任都是热点话题。然而,很少有人说到了管理学者的责任。

我认为,管理学者既然讨论管理问题,就要直面现实。不要在一旁说些鹦鹉学舌的话,比如,某个理论如何如何,美国如何如何,中国古代如何如何,现在的中国人素质低,企业的管理水平差,等等。实际上,这只能说明,管理学者们不了解现实,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实中的管理问题。

我一直很奇怪的是,中国的管理学者似乎是天生的“软骨病”,或者是“变色龙”。谈到企业家经营之道来,眉飞色舞,其实企业家公开出来的经营之道,有几个是真实的故事?这些管理学者对中国社会了解多少?对中国的政府、企业家、经理人、农民、工人和城市居民了解多少?对中国现实的管理状况又了解多少?

当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在讨论制度转轨中的经济政策的时候,当中国的社会学家在讨论社会分层和弱势群体的时候,当中国的政治学家在关注非盈利的民间组织作用的时候,我们管理学者在讨论什么呢?(附带说一句,我关于马云办奥运的文章,实际上是想说,非盈利组织是可以做成一些大事的,可惜很少有人明白这个道理:即,非盈利组织完全可以做得比政府更有效率,更廉洁)。

其实在洋人那里,每周都到所观察的、所研究的对象组织中去的名人很多很多,现在流行的纵断式研究所需要的庞大的数据库、现场的实际运作过程,都是需要这些洋人花功夫去琢磨的。

不仅如此,管理学者需要有独立的学术精神,以负责任的态度来说话。我说过多次,德鲁克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对社会现象有着严肃的思考和批判性思维。唯此,才有知识的创造!可惜的是,我们有那么多人在琢磨德鲁克,却没有注意到他的那些杰出思想产生的原因和来源。

我校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的曹锦清教授沿着中原大地的黄河沿岸步行考察两个月,写成了那本著名的“黄河边的中国”,按照西方的标准,大概算得上是田野研究。但有价值的地方是,他对中国乡村和农民问题的观察,恐怕是坐在书桌边的人很难想象得到的。很多看过这本书的人,大概不会再按照“救世主“的心态来看待中国乡村和农民问题了。

从现实中发现和提炼管理问题,这应该是管理学者的社会责任所在。虽然不可能像政府、军队、医生、社工那样直接解决问题,但至少你说的管理问题具有现实意义,会引发实践者的思考和改进。

我之所以写大学扩招和大学产业化的文章,是我觉得,事实不是像那些名人、政客和文人说得那么回事。有人会问,那他们为何会这样说,博出名的动机恐怕占很高的比例,但最主要的是,这绝对不是对社会负责任的举动!

今天,我们从电视直播中,从网站和博客中直到了抗灾的许多消息,除了我们从中感受到民族和正义之外。其实,就包含着大量的管理问题,甚至是亟待解决的管理问题。比如,现场组织的问题,专业性组织的效率问题,等等。

为什么我们不去注意这些问题呢?

你如果不相信,你不妨去问问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还有管理学者对这次抗灾的看法和建议。其中,反应最为迟钝、建议零散又不具备建设性的大概只能是自认为是“差异化专家”的管理学者了。

这就是我一直不愿意称中国的管理学者为“管理学家“的缘故了。

所以,我想强调的是,直面人生才是管理学者的社会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