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对社会资本嵌入性以及与制度经济学关系的一些思考  

2008-06-01 15:08:06|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这段时间,我阅读了《社会资本与管理学》这本书,下面就此谈谈我的一些思考,

 

(1)对社会资本嵌入性的思考

首先,这次阅读完善了我对社会资本的理解,纠正了一些我常识中的谬误:“社会资本就是一个人的关系网”、“一个人拥有的社会资本越丰富,其带来的积极效应就越多”、“增加一个人的社会资本就是建立好关系”……这些常识中的观点都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林南对社会资本的定义是“在具有期望回报的社会关系中进行投资”,强调“社会资本是从嵌入于社会网络的资源中获得的”,并不仅仅是所谓的关系网,“嵌入性”概念的出现界定了社会资本与人际关系网络之间的界限,我的理解是——人际关系网络是基础,社会资本是网络上流动的资源。除此之外,社会资本也具有两面性,并不是越多越好,波茨就总结了社会资本的4个方面的消极功能,例如社会资本的封闭性和群体性,网络闭合性等往往都会阻碍群体与外界的资源交流,同时,尉建文在《关系强度与企业家行为:嵌入的视角》一文中也例举了中国社会中强关系得情感制约与网络闭合的缺陷。因此,社会资本并不是独立的资本,也不是万能的,其实它并不神秘。

其次,社会资本究竟是什么?虽然书中有提到:社会资本和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并列为三大资本形式,但是通过阅读,我认为社会资本不是一种独立的资本,因为它的运作仍然依赖于一张网络,而且该网络所带来的资源产出仍然表现为物质资本、人力资本这种形式,社会资本则仅仅表现为配置、调配前两种资本的能力,离开那张网络、离开了原始的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就毫无意义可言,即如同第三产业的性质一样。因此,波茨会说“社会资本对于社会学家来说,并没有任何新东西”,仅仅“拉近了经济学与其他社会科学的距离”,我认为社会资本只是给我们一个对经济活动全新的解释视角,我想这正是社会资本“嵌入性”的所在。嵌入性也是社会资本所有文献中讨论最多的性质,学术界也一直延续对经济活动与社会关系网络的争论,经济活动与社会关系网络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性,它们究竟是“镶嵌”还是“反镶嵌”,我看下来印象比较深刻的观点就是:经济关系原先如同亲情关系、等级关系一样,是人类社会各种关系中的一种,只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发展滞后,经济才独立出来,这是反镶嵌化。然而现代社会无法将经济活动和社会关系完全割裂开来,那么嵌入性就自然存在。但如今对经济关系的过分重视,使得现在的研究貌似是把社会资本重新请回来了。于是,我得出了社会资本的嵌入性的3层含义:(1)社会资本是嵌入在各种不同的广泛的社会网络中的;(2)社会活动与经济活动是相互嵌入的。(3)嵌入结构的观点,从宏观角度说,社会资本是用来解释一个地区国家发展的理论模型。这是对社会资本一种静态的理解视角,属于“网络结构观”。

接下来,看社会资本的另外两种性质:过程性与生产性,就非常好理解了。这两种性质无非就是站在动态的角度去理解社会资本,属于“场域结构观”。这正是社会资本不同于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的体现,社会资本的能力关键就体现在这里。如果仅仅从“嵌入性”角度来理解社会资本,那么拥有相同的社会网络的企业家的社会资本是一样的,但是关键看他们如何运作利用这一网络,这可能会导致他们拥有截然不同的社会资本,这就是动态性地理解社会资本,才是社会资本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这在郭老师关于“企业家精神”的那篇文章中已经有充分的论述,从而也就说明了“社会关系网络无论的广度强度与社会资本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2)社会资本与制度经济学的关系:互补?相斥?

最后,再谈谈我对社会资本理论与制度经济学之间的关联。传统的经济学,包括新制度主义经济学,都忽视了个人关系及社会关系网络的影响。个人认为,理解两者之间联系的切入点是“交易费用”,当社会资本表现为作为一种信任关系的形式时,恰恰形成了一种非正式的规范,这种规范与制度经济学中人为设定的规范制度相比,大大降低了制度设计、谈判、讨价还价、监管的成本,同时也有效的遏制住了事后敲竹杠的动机,避免了道德风险。例如:中国的家族企业内部的信任关系,强关系所带来的合同契约长期化等。那么这似乎又回到了上次我提到的LH的寝室案例上来了,这个案例的最终解决方案是按照交易费用最低的原则进行解决。因为制度经济学的范畴仍然是经济学,遵循最终结果的经济效用最大化,而不是道德。

那么,我能不能这样说:社会资本的解决方法是偏向于道德视角呢?这样是不是可以为解决事后敲竹杠、解决类似工厂污染外部性提供一种新的途径呢?那这样似乎要在资产专用性、外部性出现之前就要建立起强联系的社会资本,通过“信任”这一道德标准来降低违约风险。这在罗家德的《以交易成本——镶嵌观点研究》中得以体现。因此,社会资本必须就具有了事前性,必须在交易之前建立社会资本投资。那么,企业是否有必要在事前进行社会资本投资?个人认为:判断的标准就是社会资本投资的成本与不进行社会资本投资而产生的交易费用进行对比,选择成本较小的方式(在预期收益一定的假设前提下)。那么,社会资本投资对交易费用就具有一定的替代性了。这可以回答前面王兴同学关于人力资本用社会资本解决的问题了。但是,交易费用具有事后性,社会资本投资具有事前性,关于两者之间的衡量比较,由于知识所限,我暂时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欢迎各位讨论。

 

(3)最后几个问题

另外,就社会资本的相关理论,我还想再提以下2个问题:

1,对于弱关系、强关系的一些看法和问题。格兰诺维特的“弱连带优势理论”从信息广度和机会多寡来解释弱连带关系可能具有更好的效果,而边燕杰的研究表明中国的关系中,强关系却更加有效。可能是由于分析视角的不同,前者从关系建立的角度,后者从关系维护的角度,但是我觉得还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文化差异、社会经济原因、制度原因等,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两者之间的差异呢?

2,书中有几篇文章多次提到了“结构洞”,博特的结构洞是指社会关系网路的断裂处,是一种理解解释社会资本的新途径。“能够跨越结构洞之上的企业家能创造竞争优势”、“寻求链合社会资本”等等,那么,为什么结构洞却有着创造巨大社会资本的机会呢?书中一直没有给出详细的论述,欢迎郭老师和其他同学批评指正。

(文:李燃)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