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基于新制度主义的视角看汶川地震中的企业捐赠行为  

2008-06-26 10:56:29|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学不同于经济学,经济学强调的是理性演绎,而社会学强调对社会现象的解释。通过对新制度主义一些理论的学习,使我可以从理论的角度看待某些社会现象。现在我试着用新制度主义的一些理论解释汶川地震中的企业捐款行为。

 

一、合法性和效率

迈耶和罗恩的《制度化的组织:作为神话和仪式的正式结构》一文开创了组织社会学领域中的新制度主义。新制度主义的中心命题是强调合法性机制在组织结构内部以及在组织与环境互动中的作用。长期以来,认为观察到的组织现象是组织追求效率的结果。但是迈耶和罗恩的文章提出了与效率机制不同的合法性机制,认为组织不仅追求适应所处的技术环境,而且受制于制度环境;许多组织行为不是为效率所驱使,而是源于各种组织在当代社会中追求合法性以求生产发展的需要。这也解释了这次地震以后大企业纷纷捐款的行为。

中国向来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美德,这种传统作为一种非正式的制度,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约束着企业的行为。这次地震后企业纷纷捐款行为就是追求自己的合法性,如果不捐款或者捐款数额与企业能力不相符的话,那个企业就会被认为缺乏道德的,缺乏存在的合法性的,一旦企业被大家认为缺乏合法性的话,那将影响它的绩效。万科在地震后捐了200万以及王石“200万元是个适当的数额”、“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应成为负担”言论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抗震救灾”这种制度环境下被认为是缺乏合法性的。有一部分人为王石辩护,认为王石作为一个企业家要考虑企业的效益、广大股东的利益,但是他们没有明白合法性和效率的关系,企业存在于一定的社会制度环境中,如果企业被认为缺乏合法性的那将影响企业的效率,企业只有在合法性的前提下追求效率才是正确的选择。万科在王石的那番言论以及地震当天只捐200万的行为被国民认为是缺乏合法性,广大网民就站出来批判万科和王石,广大网民就要求王石下野,号召抵制万科,不买万科的房子。在这种情况下万科急了、王石急了,521万科发布广告宣布公司以1亿元资金参与四川地震灾区重建,522王石为自己的言论公开道歉。王石们以及他的辩护者可能没有明白企业合法性和效率那个更重要,企业一旦被国民贴上了缺乏社会责任的标签,那么企业就是被认为缺乏合法性的,国民会摈弃该企业,因此企业的生存都会成为一个问题更谈不上效率了。企业要发展首先要审视自己的行为是否具有合法性,合法性是企业要考虑的第一要素。

 

二、组织的趋同性

迪马乔和鲍威尔在《铁的牢笼新探索:组织领域的制度趋同性和集体理性》一文中提出了组织趋同性问题,这篇文章是新制度主义学派的一个重要推进。迪马乔和鲍威尔提出了组织趋同性的三个机制:第一是强制性机制,即制度环境通过政府法令或法律制度强迫各个组织接受有关的制度和管制;第二个机制是模仿机制,即各个组织模仿同领域中成功企业的行为和做法;第三个是社会规范机制,即社会规范对组织和个人所扮演角色或行为的约束作用。正是这些机构的作用,我们常常观察到同一制度环境下组织行为有趋同的趋势。

迪马乔和鲍威尔的组织趋同理论能够很好的解释5.12大地震后为什么各个企业都纷纷捐款捐物行为。这次地震后各个企业积极捐款捐物帮助四川灾区的行为主要是模仿机制和社会规范机制这两个机制在起作用。首先是模仿机制,这次地震后首先捐款捐物的企业,媒体给予他们高度的评价,认为他们有社会责任感,在国民的心目中树立了一个良好的企业形象,其他企业看到捐款捐物能够树立企业形象也先捐款的企业。第二社会规范性机制,“企业应该承担社会责任”、“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等是被国民高度认可的社会规范,如果企业不捐款捐物的话,那么企业就会被认为缺乏合法性的,在这种制度环境下,企业不能不捐款。强制性机制在企业纷纷捐款捐物行为并没有起作用,国家没有采取强制性的法令和法律要求企业必须要捐款捐物。

 

三、合法性机制的测量指标

托尔波特和朱克在《正式组织结构变革的根源:18801935年公务员改革的扩散》一文中提出了一个基本思路是:一个制度被“广为接受”,成为事实后就会转化为一种重要的制度力量,迫使其他组织采纳接受。合法性机制和一个广为接受的事实的出现有密切的关系。

托尔波特和朱克这一实证思路可以用来接受企业应该捐多少才是合适?现在网络的发达,以及实时的捐款捐物排行榜的出现,使广大国民对每个企业捐了多少钱以及各个企业捐款差距一目了然。如果同一规模的企业大多数都捐了1000万的话,那么捐1000万就成为一个“广为接受”的事实,因此如果同等规模的一个企业只捐200万的话被国民认为缺乏合法的,在这种合法性机制的压力下,企业会追加捐款。这也解释为什么这次地震捐款活动中,很多企业在初次捐款后还纷纷追加捐款的行为。一个企业捐多少才是合法在于该企业的捐款数目是否达到了“广为接受”的数目,如果没有达到“广为接受”的数目,即使企业已经捐了款还是会被认为缺乏合法性的。

 

由以上的分析,我们是否还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企业是否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是合法性机制而不是效率机制在起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制度环境强迫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周裕华)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