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识时务者为俊杰  

2008-06-26 15:42:43|  分类: 管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殷家山同学在我的博客中以“关于组织理论的新制度主义的几点疑问”提出了几个论点,四川资阳网易博友111则提出了他的看法,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来参与。

      小殷的第一个问题是:

但是,尽管对于组织适应制度化环境神话的重要性的认识不断加强,我心中依旧存在着疑问:难道对于组织来说,适应所谓的“外部环境神话的要求”,真的比提高自身的效率更为关键吗?我承认,对于绝大部分的公益组织、政府组织、非盈利组织来说,适应外部神话的要求对于其获得认同,从而获得生存所必需的资源十分关键,甚至可以说是具有决定意义的。但对于以现代企业为代表的盈利组织呢?就我目前已经阅读的文献来看,似乎理论家们除了反复强调适应外部神话对盈利组织同样重要以外,都没有能够给出十分具有说服力的解释,此为一。

博友111的看法是: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原来作者加了一个限制“在后工业社会中”,我也不知道作者当时为何要加上这个限定词,而作者是否随着影响的增加,而有意无意开始忽视这个限定。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似乎对于全球化情况下、后工业时代,服务经济时代比较感兴趣。而他们的经验研究例子好象涉及实质性的、物质生产性的企业或组织并不多,而不医院、学校、博物馆之类。是否我们还是工业时代,而他们已经是全球化、后工业时代,所处时代不同,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也不同,所以有一个中国化问题。但是作者本从在为本书的中译本序言中明确指出了中国的情况可以验证和发展这种新制度主义,似乎他们把其限定词取消了。这也有可能出于他们对 于中国情况的不了解。总之,如果考虑到这个限定词,其理论似乎要理解些,似乎合法性逻辑会压倒工具理性逻辑。否则大家都不直接生产,直接去争政府的资源得了。另一个问题是,似乎他们没有更进一步提及,如果通过合法性逻辑得到第一桶金后,把之用于投资,通过工具理性逻辑实现企业的发展。总之,这两个逻辑并不会截然对立的。后来鲍威尔和迪马乔也强调了这一点。他说他们不是要取消工具理性主义的解释,而是要使其理论与现实更相符。

我的看法是:

效率只有符合合法性才有意义——这是我本周一广州华南理工大学“社会网工作坊”上发言中第一次公开提出的。我想我没有说错,所以管理学者首先要关心组织与环境关系中的合法性机制,然后再去看在此情境中的效率机制问题。

2005年,我离开斯坦福回国的前一天,见到了在30年之前提出了“组织迷思——仪式神话”的那个80多岁的老头——梅耶。我感觉,梅耶是个极具前瞻意识的社会学家。他认为,德国人的思维深度在全球都是第一位的,美国人则相当的实惠,不可能有前瞻意识。所以,类似梅耶这样的前瞻意识的人,不会卷入学派之争。比如,经济学派的效率决定论,社会学派的非效率决定论。在梅耶看来,一切学派之争,并无多少实质意义。关键在于,如何发现并提出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或者组织现象。所谓“组织迷思——仪式神话”由此而生,而且只是梅耶所关注的一个现象。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无所谓前现代、后现代,也无所谓营利组织或者非营利组织,凡是人类社会,概莫如此。

既然是一种现象,就存在着一定的规律,或者说存在着一定的机制。那梅耶有没有说这个机制或者规律是怎样的?

没有!我认为,不需要,留着后人去说好了,比如,鲍威尔和迪马戈(1983)的“同构同形说”就是对梅耶论文的一种解释,而且只是一种解释而已。有人会问,这也是学术?我说,为什么不是学术?

我认为,梅耶只是提出了某种社会现象的普遍性及其意义,他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去说这样的机制或者规律是怎样的,这就是梅耶伟大之处,这需要勇气。他不但提出了,而且可以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这就是美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界,虽然不能像德国那样出大思想家,编辑们和审稿人不明白梅老头在说什么,但觉得可以,就发表(梅老头告诉我,很长时间没有期刊可以接受他的奇谈怪论)。

在这篇文章(1977)中,我猜想,梅耶是现象提出者,罗文是证据提供者,一对很好的师生配。

进一步来说,我们太缺乏梅耶这样的想象者了,尤其是管理学界,更是缺乏。所以我说,美国管理学界误导了全球学者长达30年。

 小殷的第二个问题是:

其二,组织在服从外部环境神话的同时,必定会与其提高自身效率的技术性活动产生矛盾,梅耶称此为“结构性矛盾”,随后他列举了两条解决此矛盾的方法:(1)脱耦。即结构要素与活动、结构要素彼此之间的不相关。此点赞成,因为在现实世界中的实例随处可见。(2)信心与忠诚逻辑。即通过回避监督、审慎行事、忽略反常来维持组织正式结构的机制,组织对面子的顾及支持了“人们在各司其职”这一假设。我认为,此处的分析具有浓烈的理想色彩,其建立在一种类似于“人性本善”的理论前提下,而在某种程度上忽略了人对于短期利益的追求。

博友111的看法是: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认为这是以迈耶、罗恩以及周雪光等为代表的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的看法,他们强调“组织公民”概念、强调组织文化概念,是这种制度主义与文化社会学相结合的必然产物,也是他们的新制度主义所具有的强烈的结构主义、方法论整体主义色彩的体现,当然似乎也吸收了一些常人方法学与实践社会学的概念。他们的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与维克多-倪等人的社会学新制度主义是有区别的,后者主要的是一种“受限制的”理性行动或理性选择理论。前者更加强调行动者的本质要求,或者内在要求,反对效率工资模型,认为有时候奖励、物质刺激会使得员工觉得受到了人格的侮辱,因为他们本身对于组织有一种归属感,愿意更多地为组织工作。

我的看法是:

两位的看法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而且这个问题的提出过于奇怪,想过没有?诚然,人类行为,短视的多,但正因为如此,方才能出现“组织迷思——组织神话”。想过没有,究竟是谁在理想主义?正如我说,这个社会,人人是”既要熊掌又要鱼”。所以,可以提出另外一个现象,在人类社会的漫漫长河中,人们不仅要利,而且要名,不仅如此,要”师出有名”。无论是讲效率,还是讲效果,都是如此。

小殷的第三个问题是:

在阅读文献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令我困惑的地方,就是关于组织到底是日渐同形化,还是异质化?如迪马吉奥和鲍威尔在《关于铁笼的再思考……》一文中所述,从某一具有效率的创新行为被某一组织采纳开始,一直到出于效率的目的而采纳该行为的组织达到一定数量后,其他组织会逐渐地由于外部神话的强制性作用而采纳该行为,从而所有的组织会日渐同形化。而鲍威尔又在《拓展制度分析的范围》一文中指出,由于存在若干组织“多样性”的来源,如资源环境、产业结构等,加之组织时常面对不同的,甚至是互相冲突的外部环境神话要求,组织在具体服从神话要求时的方式是有很大不同的,也就是说会使组织富有异质性,如此便似乎与组织的同形化趋势产生了矛盾,我的疑问是,该矛盾是语义概念上的,还是确实存在的矛盾?若是后者,应当如何解释和解决?

博友111的看法是:

关于异质性与同质性问题,我想他们的理论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因此鲍威自己说是拓展他自己。请看,“我们关于这个过程(同形)是如何展开的看法,可以归纳如下:“进行理性决策的组织行动者,会在其周围建构一种将在以后的岁月中限制其进一步变迁的能力的环境”。在这一看法中,制度性同形对于人们的行动来说,多少表现出一种外在性,是一种具有约束力的限制来源。然而我们忘记了强调每一种限制形式在很多方面也是一种使能形式。当它们在限制或否定一种可能的机会的同时,又会提供另一种可能的机会。我们认为,实践行动理论的提出(见本书导言),就是对这一疏忽进行重要的纠正。”可见,他的修正是,宏观结构是一种限制的同时,也可是一种“使能”,这样似乎导致了多样性。不过为什么同样的结构限制对于不同的组织具有不同的使能,他似乎也没有说及。但他试图借用实践行动理论来说明问题,而实践行动理论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克服了结构与能动的二元对立,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实践行动理论并没有把行动者的能动性的根源归于工具理性,而是归于惯习对于行动的生成作用,而惯习似乎又是客观结构与主观能动因素的统一。总之,他借用实践行动理论来证明多样性,似乎与其新制度主义合法性逻辑是一致的,而没有借用工具理性的逻辑。他从他所坚持的逻辑出发,分析了引起这种多样性的内部原因,但他更多的是分析其外部原因。关于同质化与异质化的矛盾性断言,只是一种表面的矛盾,实质都坚持了该新制度主义的解释逻辑。因此其理论本身虽然在拓展,也只是一种拓展,而没有发生自我的全面否定,实际上是做到了逻辑一致的。况且现实生活这两种情况确实是同时存在的。

我的看法是:

 如同安索夫所说,战略是组织对环境的识别和反应。正因为如此,才有异质性。或者说,这样的异质性才有意义。

这样看来,研究组织和战略问题的理论需要将合法性理论和战略选择理论结合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中国管理学者可以超越美国管理学者吗?

       我认为,完全可以,我们的古老传统文化和生存方式终将为全世界所接受,我们中国人自己走过的路,从来就不是按照美国人设计的路走出来的。世界上最笨的民族行为,是理想化地看待资本主义,然后照搬,然后被人欺负或者玩耍了,还要'thank you very much'.比如,-----。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