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捐赠可以是商人的盘算  

2008-07-14 13:56:26|  分类: 时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盖茨先生将其巨额财产捐献出来,贡献于他所热衷的慈善事业。一时间,舆论好评如潮。有些人说要重新评价资本主义,有些人则将盖茨先生的举动与国内富人的“吝啬”相对照。诸如此类,恕不一一列举。

其实,从词义的角度来看,捐赠本身就是一种个人行为,是个人的意志的体现,与他人无关,与重新评价资本主义有何关联?在我国,类似的事情也很多,难道要让这些人一个个站出来,亮亮相,来证明“社会主义就是好”?

还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捐赠比较有意思,这就是,以人为本的捐赠行为因何而起?这里的人,是指捐赠人。这里说的以人为本,是站在捐赠人个人角度的意思。

这里要说的第一层涵义是:

我想说的是,捐赠属于一种男性行为,体现为一种豁达、大气,带有血气方刚的属性。即便捐赠的人中有女性,也可视为是一种男性行为——女中豪杰也。譬如,上海那位将价值450万元的大房子捐赠出来支援灾区的老太太。

现在的官太太、老板太太、女明星,女名流,她们会出现在有关场合,认购文物珠宝,所花费用用做善款,这个叫,做善事,与捐赠有所不同。

我始终觉得,捐赠这件事与性别有些关系,就像人们说的那句话,小汽车是大男人的玩具,我看捐赠也是男人们应该经常讨论的事情之一,尤其是有些身份地位和家产财富的男人们。成功人士到了一定阶段,不管心里愿不愿意,既然是大老爷们,场面上的事情总要做的像样些。慢慢地,在这种氛围熏陶下,也养成了一种大男人的气概出来。

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捐赠可以有多种方式,捐赠人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动机和盘算:

一种是为了开始自己的新事业,比如,盖茨先生将巨额财产用于慈善,站在他的角度,既可以视为是盖茨先生一个新事业的开始,也视为是盖茨先生对社会的反哺,对他人的感恩,对人类的关怀,这的确是一种常人所不能达到的境界。这与那些做点善事的行为,或者场面上有所表现的行为,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我在想,类似盖茨先生这样的,有如此的壮举,用中国话来说,乃真男人也,是条汉子!同时,我又想,盖茨先生之所以可以这样,在于他有明晰的人生观和生命观,对人生参得很透——人生只有一次(据我观察,很多人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懂得此理的人,在自己有所成就的同时,就懂得钱财是身外之物。

其实,我们身边这样的事还是很多很多。记得有次在北京回上海的火车上,遇到一位豪爽的老汉,他多年经营珠宝玉器,积累了亿万家产。他告诉我,遗产不会留给下一代,他的子女已经成才,不需要他的钱财去购大屋享大福。在他教育下,子女们或从政或从商或做普通公务员,均无贪婪之举动,而且赞同他百年之后,将财产按照自己的心愿处理,或捐赠、或处置。非常有意思的是,老汉反复强调,不要相信企业会是常青树,企业和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这使我产生一种感觉,能做大事的人,既是成功的入世者,也是聪慧的感悟者。所以,看透,不是灰心丧气的代名词。

另一种则是为了发展和提升现有的事业,捐赠行为可以得到社会大众和政府的认同和理解。比如,原来“出身”卑微,或处于体制之外,一朝发达,也可以通过捐赠,来提升自己和企业的声誉和地位。

第二层涵义是:

更有人性意义的是,一个普通的人,抓住了机会,做事和人品各方面又不错,业务自然随之发展起来,市场做大了,也自然会对同业形成了影响,甚至威胁到他人的生存和发展。这时候,攻击和诋毁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也可以通过捐赠等方式来做出反应:男子汉就应该是“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我赢了是我的本事,我就在乎能赢,但我赢了不是光为我,而是因为有钱可以再做些其他事情,比如,回馈社会;再比如,也可以做些自己的喜欢的事;等等。

还是以盖茨先生为例,我们且不说盖茨先生的杰出成就,而是说他成功的背后,经历的官司和磨难大大小小,已经无数。微软始终是很多同业者所仇视和攻击的对象,他的对手,有软件公司,也有硬件公司,也有业务关联性公司,其中不乏同样杰出或者非常杰出的公司。同样,民间对他,也是议论颇多,政府和社会都想收拾收拾微软。收拾来收拾去,结果越搞越大。盖茨先生的财富也是与日俱增。出于这样的视角,我们来看盖茨先生捐赠出巨额资产的举动,又意味着什么呢?

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中国。蒙牛公司自成立以来,就遭受同业的攻击,那本被我称之为“除了自夸,啥也没说”的“蒙牛内幕”只是在夸耀:蒙牛是在明枪暗箭中迅速长大的!打击越大,蒙牛就越成功!可是到了蒙牛被国内外一致看好的时候,牛根生大人就宣布,要捐出他的大部分财产。为啥,牛根生要这样做?他要炫耀什么?

我认为,捐赠,既可是好汉的义举,也可是商人的盘算。可能后者更多些,两者或者三者的因素可以同时并存,这并不是件坏事,总比那些刻意杜撰,说某捐赠人从小就立有大志,长大后如何如何,要真实得多吧。

在迈克尔 赫特的教材“战略管理”的中期版本中就提到过,盖茨先生立业的时候,也有“好爸爸”的支持和赞助(数万美元),他也拿别人的发明说是自己的东东,那就是著名的DOS的原型。如果这样来看,盖茨先生的义举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就是人性表露和人格显现,有什么不好呢。

第三层涵义是:

现在的问题是,人们喜欢议论、揣度和推理他人的行为逻辑,人们还喜欢“以自己的心态和度量来推断他人”,自己的心态不太正常,或者过于正常,就会猜测别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或肆意拔高他人来贬低其他一些人,这算不算做一种假道义?

假道义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需要,那能否只让自己做假呢,不行,做假是要别人来接受,来赞扬,甚至流传于世,以至于用自己“非常健康”或者“不太健康”的心态揣度他人行为,推理他人的行为逻辑。

假道义之所以存在,还因为人们从小所受的家庭、社会和学校教育有关系。这种教育,在不同环境中,虽然表现不一样,但是始终是功利趋向,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无论中外(但可能中国目前功利倾向更为明显)。用平常人的话来说,“没有好处,为什么要干?”就是对于盖茨先生的义举,也要冠以思想崇高的桂冠,意思就是,你瞧瞧人家,我们企业家怎么会这样“吝啬”呢?

假道义之所以存在,还因为长期以来,习惯成自然,自然成“理性”,社会是这样,学术界也是这样。在我们的潜意识中,已经深深埋入了“西方最优”的意识形态,反正中华文化和传统有很多很多的问题,需要好好改造,提高全民素质,结果是改造来改造去,弄出一个“四不象”来。

记得有次看财经电视节目,请来上海本地唯一的一位赞助奥运的商人——恒源祥的老总刘瑞旗,在座的咨询顾问公司老总自以为时机已到,忙不颠地为其把脉,认为他的赞助效应没有充分体现出来,因此纷纷提出各种“高见”,哪晓得刘总一句话把他们顶了回去,“我喜欢体育,我才赞助体育”。刘总的潜台词是,我乐意,管你啥事?这句话,酷!象极了“因为我,所以我”,刘总酷极了!我看,时下的咨询顾问公司和舆论界在揣摸成功者意图的时候,真是容易犯贱。试试看,下次如果轮到刘总要赞助“世界杯”,他们又该如何给出说词呢?

看看著名的汽车大王老福特先生的传记,富裕起来后专门干些令人不可思议的事,美国人对此颇有微词,但老福特的所作所为,体现了他老人家愿意做些奇怪的事来回馈社会。

第四层的涵义是:

有的捐赠很可能是做了许多亏心事后的反应,比如,求神拜佛的人中,说不定就有大贪污犯;祈求上帝原谅者,也有些犯了诸多戒条的。求神拜佛和祈求上帝的人也会有些捐赠行为,这里面多少带有忏悔和补救的心理因素吧。

赖昌星在没有出事前,也花了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来做善事和好事呢。可能他认为,自己得到,也让他人和社会得到,就不算什么非法活动吧。

看看古今中外的诸多名著,所刻画的人物也有这样的行为。

捐赠可以是商人的盘算,可以说是不胜枚举。我在香港,看到李嘉诚盖的房子,容积率之高,令人咂舌,给人的感觉是天地顿时变窄——只能造6栋高层的空间,他给造了12栋,这算不算得上是“顶级奸商”?但李大老板的捐赠一向慷慨。这里的原因,是否是他期许老天保佑的行为,还是一报还一报的举动?谁说得清呢?作为超级商人,他肯定会盘算,该给就给足,不该给就不给。这次赈灾,他捐了多少,有目共睹!而且反应之快,钱款之慷慨,充分说明了他的精明能干。反之,一向为人所称道的王石先生却发生了“错位”——关键时刻不像个商人,倒像个书呆子,一本正经地向网民掉他的书袋——万科的公司治理观。他这一举动,真正是又奇又怪。网民们说他是“一毛不拔”的“王十”。实际上,这是错怪他了,他不像是个纯粹的商人。所以同情他的人说,他是在错误的时刻说了正确的话。我看,是说了胡话或者昏话。

其实,正如马克思所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们说开了去,每个人内心中都有罪恶感,也有忏悔心,走极端的毕竟是少数,但要说清楚何人在何时用何种方式来忏悔,来补救,这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只能是猜测。

所以,什么事情还是不要随便就来个拔高,就事论事说说,猜测猜测,大概还有点意思。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句话在特定条件下说说可以,比如,对立的双方打了许许多多年的交道,彼此间已经没有信任可言,对方偶尔一个善意的举动,另一方则斥之谓伪善或者欺骗的时候,就可以用许许多多的往事来“透过现象看本质”。但这绝对不能延伸到更大范围的社会空间中来引用。比如,我们对于盖茨先生的义举,是否给以太多的联想和延伸了呢?这些联想和延伸,早已不是盖茨先生的本意了,我们还居然为之津津乐道。

这算什么,我看可以列入“假道义”范畴,或者说,我们习惯了非黑即白的眼光来看事件,这种世俗的价值观,古今中外,始终存在,绝对不是本土化的产物。在西方,就叫做“刻板效应”。

据我观察,人们一旦走向社会,基本上站住脚,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非常容易产生“刻板效应”。对于那些尚未站住脚的年青人来说,往往有不少人就会追随这种世俗化的眼光,以求早日获得稳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这就是,“刻板效应”为什么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并流传于古今中外人间的原因。

显然,对于理论工作者来说,少来点“透过现象看本质”,多来点对现实的观察,是何等的重要。

最后的涵义是:

梁文道先生说,“我不觉得自己很‘逻辑’,我只是使用常识来就事论事。我们今天要学的恰恰不是如何去推理,而是把常识找回来。”你听听人家说的,是不是显得我们在遇事遇人的时候,非常功利,容易犯贱呢?

看来,社会的物质化程度是提高了,但是会说人话,能就事论事的不多了。按我的看法,说人话,就是先要有尊重事实的态度,然后就会就事论事,就事论事的结果说不定可以发现理性的逻辑所在。

管理学人作为对社会和组织关注程度较高的群体,首先要先学会就事论事,这样才有可能有所领悟。

这才是真实的自我,从现实中找到常识,从对常识的把握中慢慢积累出一定的理性化知识,而不是仅仅根据某个理论或者自己的价值观来推断。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