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阅读制度变迁案例的一点思考  

2008-07-15 10:56:13|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度是相对稳定的,但不是一成不变的。最近阅读了部分组织分析新制度主义的案例,对其中关于制度变迁的案例比较感兴趣,在此谈一点感想。

1、制度变迁,范式的更替

罗纳尔德·杰普森认为制度变迁有四种主要类型:制度形成或产生、制度发展、去制度化和再制度化。之前我的思路仅局限于——制度变迁即为新制度替代旧制度。杰普森的分类将制度的产生(从一种社会无序状态退出)以及制度发展(完善)也包括进来,拓展了我的思路。但也许是“变迁”一词的语义带给我的思维定势,是不是也可以将杰普森的分类理解为广义的制度变迁,而新制度替代旧制度为狭义的呢。

这并不重要,只是制度变迁让我联想到了库恩关于科学革命的看法。库恩认为,常规科学具有稳定的范式,这个范式是科学共同体的共有信念。常规科学很少要求创造新的东西,“常规科学即解难题”。但是,当科学研究不断揭示出意料之外的新现象,科学家发明出新的理论,逐渐让人感到“反常”、“不稳定”,以致形成“危机”时,更换范式的时机便已经到来。

新的范式优于旧的范式,它能够解释旧范式不能解释的东西。但是新的范式通常遭到守旧派的顽强抵制,并且库恩认为提出新范式的科学家几乎总是年轻的,思想还未收到旧范式的太多约束。

对于制度变迁,鲍威尔认为,由于制度变迁具有成本,或者因为路径依赖,变迁不会频繁发生,即使发生,也很有可能是零散的发生的,在制度变迁的关键时期,会出现一种全面危机阶段,一种关键力量会介入,然后是更长时期的稳定或路径依赖,这与库恩的危机革命说几乎如出一辙。如布林特和杰拉姆对社区学院的研究,社区学院运动的领导者自20世纪20年代起开始数十年的艰苦努力,也未使两年制学院由人文教育向职业教育的转型成功,但是70年代早期大学劳动力市场需求的忽然下降,给了转型提供了强有力的合法性支持,使得转型工程得到起飞。

另一点,制度变迁可能会遭到固有制度、固有势力的抵制,如鲍威尔给出的例子,美国20世纪70年代的工作重新设计大多发生在新生的工厂、新的产业中,再如托尔波特和朱克对于美国各市政府采纳公务员制度的研究表明,当新的制度(公务员制度)出现并逐渐扩散时,城市特质对采纳情况有影响,移民越多、越年轻的城市越可能采纳这种新的制度。当然,当新的制度被广为接受,转变成一种制度力量,迫使其他组织采纳后,城市特质便不再是影响因素。新的科学范式不可以被强制信奉,新的制度安排却可以通过合法性压力得到贯彻。

2、专业人员与制度变迁

“制度不仅是人类能动者的约束,它首先是人类活动的产品。”我认为制度的产生、扩散或者新旧替代在当今社会不可能是一个完全无意识的过程,或多或少会受到人为力量的影响和控制。迪马吉奥和鲍威尔提到了权力问题,即强调专业人员、权威、管理精英这一类人在制度变迁中的作用。

迪马吉奥对美国艺术博物馆的研究,认为在艺术博物馆全国性场域的创造,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博物馆工作人员界定一个职业与增强他们自己的权威交织在一起。激进的改革者努力通过各种方式推进改革(设立侧重大众教化功能的博物馆分馆),专业人员组织外的非专业互动增强,协调博物馆获得基金会支持的项目,增强自身对关键技能和资源的控制,逐渐界定了组织场域;格拉斯契维茨对公司慈善的案例发现,带来公司捐赠制度变迁的活动,是由具有公司影响力的社区领导者、与社区存在长期关系的商业领导者精心安排的,并且公司的专门捐赠人员也会影响公司的捐赠优先权、捐赠数额以及资金配置,促进了捐赠专业化运动。管理专业人员或精英们出于对自身利益或兴趣的考虑,利用权威、地位,策略性地使用制度化模式,运用高度合法性和样式化的说明来巩固他们的位置,从而影响了制度变迁的过程。

 

专业人员是制度变迁的一个影响因素,但是其影响程度可不可以确定,还是因事而异呢,单个案例所反映的问题的普遍性怎样衡量呢?上个月的管理世界刊登了一篇美国宾大教授关于案例研究说服力的译文,他认为案例必须提出理论上的独到见解,不能仅局限于就事论事,文章中的理论主张本身应具有内在逻辑性;理论既然具有独立性,那么案例研究有什么作用呢?有三个重要作用:激发研究(激发更深入的研究使现有理论建构更为精确)、启发灵感和提供佐证(作者认为这两者在论文结构上的区别体现在陈述次序上,即启发灵感为案例在前理论在后,而提供佐证为理论阐释之后介绍案例。其实我认为激发研究和启发灵感这两个作用基本等同)。

受到这篇文章的启发,在阅读案例过程中我开始注意到案例的理论部分,并认为这些案例确实在发挥这几个作用。但我仍对案例研究的解释力有点困惑,是不是可以认为,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尚在理论建构阶段,这一阶段案例研究对激发研究、完善理论有着重要作用?社会科学对社会现象的解释力,似乎总时不时地让人产生这种困惑,路漫漫而修远,科学建构尚需很多的努力。

此外,不同作者的案例写作可读性不同,有的案例描述事实尚清楚,但似乎对各方面因素着力平均,看不出作者想要突出的观点,这也是阅读过程中比较费脑筋的一件事情。

                                                                                                                  (郗静)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