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汤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学习笔记  

2008-09-17 08:5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秋佳节假期三天的时间里,我有幸拜读了马克思韦伯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坦白说,起初自己是带着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情进入这本书的,然而,随着阅读篇幅的深入,我不禁对萌发近代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精神的有关西方宗教伦理基础产生了一定的兴趣,这也促使我坚持逐字逐行地通读了这部著作。在此,我想就我个人所理解的西方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精神产生的逻辑发表我的看法,如有不足或错误之处,恳请郭老师及各位学友能及时指正。

在这本书开篇的导论部分,作者有目的地对比了历史上西方社会与世界其它文明在科学、文学、艺术、建筑、政治社会团体的组织系统等方面发展上的差异,指出唯有在西方社会在这些方面才存在着理性的、系统的、专门化的发展产物。当然,毫不例外地是,唯有在西方社会产生并发展了具有理性的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无论是按理性来追求获利的活动,还是理性的核算簿记以及具有自由劳动理性的资本主义组织方式,都体现出了其独有的理性精神特性。通过以上部分地论述和界定,作者引出了其研究的逻辑起点,即所要研究的问题:以其自由劳动的理性组织方式为特征的有节制的资产阶级的资本主义的起源问题。进而又通过分析,作者发现经济理性主义的发展部分地依赖理性的技术和理性的法律,但与此同时,采取某些类型的实际的理性行为却要取决于人的能力和气质,而各种神秘的和宗教的力量,以及以它们为基础的关于责任的伦理观念,在以往一直都对行为发生着至关重要的和决定性的影响。至此,我认为,作者已把研究方向引致对理性资本主义的起源与宗教禁欲和责任的伦理观念的关系的探索。

在探索之旅的初期,作者试图研究各宗教派别以求找出它们所具有的或曾有过的与近代资本主义文化相关的特征。从宗教派别和社会经济阶层的某些现象来看,作者发现新教徒在近代经济生活中拥有较多的所有权和管理地位,而天主教徒很少有人从事资本主义企业活动。并有这样一种假设试图来解释这种现象:天主教更注重来世,其最高理想更具禁欲苦行色彩,这无疑会将其信徒培养得对现世的利益无动于衷,天主教方面则非难说,正是因为新教把全部理想世俗化才搞得人人唯利是图。然而,这一假设与某些史实不符,即不能作为这一现象的解释。此外,作者又通过大量史实获得了自己新的推测:在以苦修来世、禁欲主义、宗教虔诚为一方,以身体力行资本主义的获取为另一方的所谓冲突中,最终将表明,双方实际上具有极其密切的关系。同时,作者发现新教的精神伦理基础同近代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文化的内在联系,不应在多少带点唯物主义色彩或至少反禁欲色彩的声色享乐中寻找,而应在其纯粹的宗教品性中寻找。因此,作者此时的研究思路是:竭力探究在基督教的不同分支中历史地存在过的那些宗教思想的各自特性和相互差别。

在研究相关宗教思想特性的同时,作者对其研究中所涉及的“资本主义精神”,按其研究需要进行了特定的描述。通过摘引雅各布·福格和本杰明·富兰克林和的话,引入了两种大相径庭的对资本主义精神的理解观念,前者“钱,在他来说,只要能赚,他就想赚”表现的是商人的大胆和在道德上不具褒贬色彩的个人嗜好,带有功利主义的色彩。而后者认为个人有增加自己的资本的责任,而增加资本本身就是目的,则是具有伦理色彩的劝世格言。作者所研究的资本主义精神这一概念,就是指后一种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精神,亦即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从富兰克林的伦理观念中,作者发现了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社会伦理中最具代表性的东西,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根本基础。正是由于对资本主义来说是必不可少的那种以劳动为自身目的和视劳动为天职的观念提供了其在宗教教育背景下战胜传统主义的力量。因此,作者试图要寻找理性思想到底是何种宗教伦理的精神产品,因为关于一种职业以及在这职业中献身于劳动的观念都是从中生发出来的,它一直是,并且至今仍然是现代资本主义文化的最有特征的因素之一。此时,作者的研究思路开始转向存在于每一种关于职业的观念之中的那种理性因素的起源问题。

在对职业观念的考察中,作者发现职业这个观念是宗教改革的结果,宗教改革本身的后果只是有组织的从事一项职业的世俗劳动受到越来越高的道德重视、越来越多的教会许可。且职业思想引出了所有新教教派的核心教理:上帝应许的唯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这一职业观念主要与路德有关,然而路德却不具备任何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精神,并且他对追求物质利益表示谴责。因此,单纯在路德意义上的职业观念对作者研究的问题的重要性至少是有疑问的,但这决不是说,连路德对宗教生活的革新对作者研究的问题也没有某种实际意义;恰恰相反,只不过这种意义很明显不是直接来自路德及其教派对世俗流动的看法,而且,它可能不象与新教主义的其它方面的联系那样容易理解。所以作者下一步的研究对象应该是这样一些教派,其现实生活和宗教动机之间的关系较之于路德派更容易理解。由于作者之前已证实加尔文主义以及新教其他教派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上所起的显著作用,因此接下来的研究思路是以加尔文、加尔文宗和其他新教派别的著作作为起点来研究古老的新教伦理同资本主义精神之间的关系。

在接下来的这部分研究中,作者主要考察了历史上四种主要的禁欲主义新教形式的教义基础和伦理理论对商业社会中职业观宗教基础的影响:加尔文宗推崇预定论,且认为一切造物只有一个生存意义,即服务于上帝的荣耀与最高权威,这样,就使得为非人格化的社会利益服务的劳动显得也是为了增添上帝的荣耀,从而这种劳动也就成为上帝的意愿了。加尔文教伦理学的功利主义特点正是起源于此,而加尔文教关于职业的思想中的特点也同出一源。虔信派也将预定论和确保恩宠状态作为其基本教义,其理性的禁欲因素也大大超过了其情感的因素。循道宗信徒的特点是:具备有条理的、系统化的行为本性,以求达至“唯一的确定性”, 这就构成了对上帝的恩宠的不该有的占有的信仰的基础,同时也就构成了对称义和宽恕的直接意识的基础。然而研究发现,循道宗并未给职业观念的发展提供任何新的东西。浸礼宗诸派和预定论者一起,尤其是和严格的加尔文教徒一道,对于作为得救途径的种种圣事进行了彻底的贬毁,从而以最极端的形式,完成了对尘世的宗教理性化。由于浸礼宗诸派中多种因素的作用,从事经济职业的兴趣日益增强。首先,这是由于拒绝在政府部门担任公职的思想的影响。同时,浸礼宗认为良知是上帝给予个人的启示,而且浸礼宗救赎教义赋予良知的这种作用以极大的重要性,这就使得他们在世俗职业中的行为具有一种特点即“诚实就是上策”,这个特点对于资本主义精神的发展具有最重要的意义。作者通过对不同的禁欲主义运动表现出的细节和重点的区别和相同之处进行考察陈述了清教关于在商业社会中的职业观的宗教基础,因此其下一个任务是探究禁欲主义新教职业观引起的结果,即禁欲主义新教伦理基础渗透到现实世俗生活的常规中,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最后一部分中,作者对禁欲主义新教的基本宗教观念与它为日常经济活动所设立的准则之间的联系进行探究。研究表明:受禁欲主义新教伦理的影响,劳动被视为一种天职成为现代工人的特征,他们对待自己的工作如同对待上帝赐予的毕生目标一般。而另一方面,随着宗教的根渐渐死去以及功利主义地悄悄渗入,也使商人对自愿劳动的利用合法化,即把雇主的商业活动也解释成一种天职,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听从自己金钱利益的支配,同时还感到自己这么做是在尽一种责任。综上,作者最终所要证明的观点为:在构成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近代文化精神的诸基本要素之中,以职业概念为基础的理性行为这一要素,正是从基督教禁欲主义中产生出来的。

 

                                                                                                                                     汤磊 030081315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