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科学革命的结构》读后感  

2008-09-24 11:1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发现科学革命的结构这个题目很生涩,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等通读完这篇文章后,对于这篇文章的内容大体有了一些了解,大体脉络是从常规科学开始,引入了规范的概念,然后从反常和危机现象又产生了新的预期以及去证明这种预期的现实性,这就引发了科学革命。

导论中提到,课本似乎总是暗示,书中所描述的各种规则、定律、理论已经完美地表明了科学的内容。几乎无一例外,这些书读起来都像是在说:科学方法其实就是搜集教科学材料的技巧,再加上对材料进行理论概括的逻辑推理方法。本章介绍了文章大体的分布情况,并且指出常规科学与科学革命是互补的两个概念。

在本文中,“常规科学”是指严格根据一种或多种已有科学成就所进行的科学研究,某一科学共同体承认这些成就就是一定时期内进一步开展活动的基础。规范是指具备以下两个方面的常规科学,这两个方面是这些著作的成就足以空前地把一批坚定的拥护者吸引过来,使他们不再去进行科学活动中各种形式的竞争,且这种成就又足以毫无限制地为一批重新组合起来的科学工作者留下各种有待解决的问题。常规科学是对已有的科学成果的累积,而科学研究不断的揭示出意料之外的新现象,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出现了反常以及危机(我的理解是不确定性因素,也即影响到结果的因素)。

文章对反常现象的描述为:发现开始于感到反常,也即发觉自然界不知怎么违反了由规范引起并支配着常规科学的预期。接着是对这个反常区域或多或少地扩大进行探索。直到把规范理论调整到反常的东西成了预期的东西为止。吸收一类新事实要求更多地调整理论,直到调整好—科学家学会以另一种方式看待自然界—新的事实才会真正成为科学事实。

让我们假定,危机是新理论出现所必需的前提条件,然后问科学家们对危机的存在怎样反应。首先要注意,当科学家们面临甚至很严重而长期的反常情况时所决不去做的事情,就能发现一部分回答,这是很重要的,也是显而易见的。虽然他们会开始失去信心,然后去考虑另一个可供选择的方案,但他们并没有抛弃把他们引进危机的规范。那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把反常情况看成是逆事例,不过在科学哲学的词汇里,这就是逆事例。没有逆事例就不会有研究工作。因为把常规科学同处在危机状态中的科学区别开来的是什么?当然不是前者没有面临逆事例。正相反,我们前面所说的构成常规科学的难题,只是因为没有规范才存在,规范为科学研究提供基础,并完备地解决它的全部问题。(摘自第八章,对危机的反应)只有通过研究工作,才会有新的发现,也才能得出新的规范去指导之后的研究工作。

接下来就到了科学革命,有了反常现象有了危机,那么就会在一定的程度上产生新的研究成果,假若这种成果改变之前所使用的规范的根本,那么科学革命就变成了必然的现象。原则上,一种新现象出现应当对过去的科学实践的任何部分都没有破坏性。虽然在月球上发现生命对现存的规范是有破坏性的(这些规范告诉我们有关月球上的事物似乎同那儿有生命存在是不相容的),而在银河系的某些不大著名的部分发现生命就不会。由于同样的原因,一种新理论并不一定同它的先驱冲突。它唯一地应当讨论以前不知道的现象,就像量子理论讨论二十世纪以前未知的亚原子现象。或者,这种新理论只不过是比那些以前已知的更高水平的理论,一种把一整批较低水平的理论连在一起的理论,而没有从实质上改变任何一种理论。一种新理论可以提出原则上只有三种类型的现象,第一种是由现存规范已经很好地说明了的现象组成的,而且这些现象很少为理论建设提供动机或出发点。第二类现象是由那些其性质为现存规范表明的现象组成的,但是它们的细节只有通过理论的进一步连接方式才能被理解。科学家们有许多时间把他们的研究对准这些现象,但是那种研究目的在于连接现有的规范,而不是发现新规范。只有当这些连接的企图失败时,科学家们才遭遇第三类现象,即已被认识的反常现象,其特征是它们顽固地拒绝被现有规范吸收,只有这类现象才引起新理论。谈到科学革命的成果的普及,主要有科学教科书以及模仿它们的普及读物和哲学著作等方式。

通过对这篇文章的学习与探讨,我们了解到了科学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史有着某种联系,科学的进步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但是反过来只有社会进步了,才有各种各样先进的理念以及开放的视野来推动科学的研究探讨。我认为这篇文章好的地方是:1,指出了教科书的缺陷,让学习教科书的人不再尽信书,可以更好的促进对新知识的发现;2,将科学的发展与历史结合,对每一个阶段的科学成果做客观的评价;3,将科学革命上升到从世界观的方面来看。根据现代编史工作的要求审查过去的研究记录,科学史家也许会惊呼,当规范改变时,这个世界本身也同它们一起改变。科学家们在新规范的指导下采用新工具观察新领域,甚至更重要的是,科学家们在革命期间用熟悉的工具观察他们以前已经观察过的领域时看到了新的不同的东西。

 

                                              030081332          雷纯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