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读《科学革命的结构》  

2008-09-24 11:4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言中,本书从一开始就说明了一些教科书从根本上把那些科学新人引入了歧途。按照教科书的观点,科学就是事实、理论和方法的总汇,那么科学的发展就成为一种积累的过程,而科学史也就变成一门编年史学科,历史学家的主要任务就集中在这样两个方面:一是确定当代科学的每一事实、定律和理论是何人在何时发现或发明的;二是描述和解释那些阻碍着科学以更快的速度累积的错误、虚构和迷信。

而当今的历史学家面临着难以胜任这两个任务的尴尬,他们难以回答一些诸如某某事实、理论何时或被谁提出,并且也难以区分特定环境下的科学与迷信了,这样科学史就面临着规范无法解决的危机,于是科学革命就到来了。

对于科学共同体而言,他们必须要承诺接受一套关于本学科的共同的信念,也就是所谓的规范,而规范包含着两个特点:在把拥护者吸引过来,使他们不再进行科学活动中各种形式的竞争的同时,这些科学体系又毫无限制地为一批重新组合起来的科学工作者留下各种有待解决的问题。这也正式常规科学存在的基础。

而当常规科学遇到反常与危机时,在科学共同体无法使反常与预期一致的时候,科学共同体就会不可避免地进行反思,于是也就进入了非常规研究的阶段,并且最终会导致科学共同体做出一系列新的承诺,从而建立一个科学实践的新的基础。这种非常规研究时期,就是库恩所称的“科学革命”。

我们得出了本书的脉络结构,科学发展的基本模式大致是:前科学→常规科学→危机→科学革命(由非常规科学所导致)→新的常规科学。

本书2-5章主要考查的是常规科学。首先阐述了常规科学是如何产生的问题。所谓“常规科学”是指严格根据一种或多种已有科学成就所进行的科学研究,某一科学共同体承认这些成就就是一定时期内进一步开展活动的基础。库恩的“常规科学”的实质就在于一个通用的规范,如果存在多个相互竞争的规范,那就不能算是常规科学了。而在一门学科成为科学之前,存在这多种规范相互竞争的情况,一旦某种规范得到大家公认后,才真正形成了科学。

接着解释了常规科学的本质是什么,既然常规科学有了一个公认的规范,那还剩下什么可研究的呢?库恩认为常规科学的目的既不是去发现新现象,也不是发明新理论,而只是为了澄清和解释规范所已经提供的那些现象和理论。

文中说到常规科学的研究通常只有三个中心:一是规范表明它们特别能揭示事物的本质;二是对于规范的验证性研究是为了证实理论与实际的一致性,也就是说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让规范更具说服力;三是解决规范理论中剩余的模糊性,并且容许解决那些先前只是注意到但尚未解决的问题

库恩认为,常规科学的吸引力就是解难题。常规科学中遗留的问题都可以看作有待解决的难题,而科学家则通过解决这些难题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在规范的优先性一章中,作者提到规范本身虽然是确定的,但是对这一规范的诠释确有多种方式。确定共有的规范并不等于确定共有的规则。规范不需要规则,诠释才需要规则。

6-8章介绍了导致规范更替、科学革命的根源,反常与危机的出现。常规科学的研究目的在于澄清和解释规范所已经提供的那些现象和理论,那么科学革命是怎么产生的呢?库恩是这么解释的:被普遍接受的规范在进一步发展、进一步专业化的过程中必将导致常规科学变得日益僵硬,这些反常很容易被发现,这样就给科学革命提供了条件。

而危机的产生与反常的产生有异曲同工之处。文中之处单纯的危机不会导致规范的更替,因为危机出现时,人们往往只会修正理论去适应新问题,或者甚至简单将其忽略,留待后人解决。真正导致规范更替的,是要在危机之外出现一个新的竞争的规范。

9、10两章分析了科学革命的本质。科学革命和政治革命一样,起源于科学共同体中的一小部分人逐渐感觉到他们无法利用现有规范有效地探究自然界的某一方面。不同规范代表的是不同的世界观,彼此之间具有“不可通约性”,也就是几乎没有相似性,所以他们也只能借助于超出规范的手段来进行竞争。

“当规范改变时,这个世界本身也同它们一起改变。”正是由于规范的改变,科学革命导致了人们对于规范未改变前的世界认识的不同。

第11章说明了人们一般只关注当前的常规科学,而忽视了当前的常规科学是由何种科学革命改变而来。教科书则成了使常规科学永久存在的教育工具,只有当规范改变时才会重写或部分重写,往往就隐瞒了一次革命存在的本身。

第12章解决规范之间竞争的问题。就是当旧规范已经不具有说服力的时候,新规范怎么去推翻旧规范?答案是由于新规范本身的新鲜感或者说说服力吸引了一小部分人,正是由于这一小部分人对于新规范的偏好而在此基础上展开的进一步研究,从而使得新规范的日益完善,具有了更强的说服力,于是会将整个科学共同体一起吸引过来,这样新规范就会有说服力地推翻旧规范。

本书最后提到虽然说规范的更替并不代表进步,因为新旧规范之间没有一个共同的标准,但是从整体上看,科学似乎朝着一个明确的方向发展。正如生物进化总是有简单到复杂一样,科学的发展也是如此。

 

 

                                                                                                               文:蔡晓君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