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基于制度理论视角的战略研究文献综述  

2008-10-21 12:22:08|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研究背景

传统的战略研究主要强调企业内部资源和能力的整合以及与由竞争者和相关者组成的外部环境的互动。企业所处的环境是非常复杂的,而对于企业这样一个开放性系统,不仅环境中各种看得见的因素会影响企业的发展,同时各种无形的力量也会影响企业。因而,企业在制定战略时,就要考虑到这样一种无形的“约束力”,即制度环境。如何在看不见的“约束”下获得合适的战略,甚至试图以自己的战略去影响制度的变革,这正是基于制度理论视角的战略研究所要关注的问题。

2、相关概念的界定:

2.1制度

在经济学、政治学以及社会学等多个学科领域,制度视角的研究都得到广泛的发展,尤以在经济学中取得的成果最具规模,即新制度经济学。科斯认为用主流经济学的方法分析制度的经济学就是新制度经济学。而制度在组织社会学中的研究形成了“新制度学派”,产生于上世纪70 年代末,它主要用社会的共享观念来解释组织在制度结构上的趋同现象。

关于制度的定义,Parsons(1950)认为制度为一些制度化角色整合体的聚集,可视为比角色更为高层的社会结构单元,由相互依赖的角色模式或其成分所组成的复合体。North(1990)认为制度是一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或更规范地说,它们是为决定人们的相互关系而人为设定的一些制约。而Scott(1995)则认为所谓制度是指由符号要素、社会活动和物资资源构成的多层次和持久的社会框架,包括各种减少不可预见行为和机会主义行为的规则。同时,Scott将制度划分成三个维度,即法规系统、规范系统和认知系统。如下表所示:

 综上所述,制度在这里指的是可见的或不可见的用来约束或影响社会中的企业行为的规则或约束力。

2.2制度环境

迈耶和罗恩(Meyer & Rowan 1977)认为,组织面对技术环境和制度环境这两种不同的环境。所有影响组织完成技术目标的外在客体构成了组织的技术环境,这一概念强调组织的理性成分,关注环境的技术特征,要求组织必须追求效率。所谓制度环境,就是指一个组织所处的法律制度、文化期待、社会规范、观念制度等等人们认为顺理成章(taken for granted)的社会事实。制度环境提醒我们,组织作为一个自然系统、人文系统,一些象征性的文化因素也会对组织的运营过程产生重要的影响。

3、基于制度理论视角的战略研究回顾

基于制度理论视角对企业的战略进行研究,即是研究企业在制度环境下,是如何从适应到反作用于制度环境的。这方面的研究从单纯强调制度环境对组织的决定性作用,到分析组织在制度环境中的适应和调整能力,以及组织对制度环境的管理和控制,再到从组织和制度环境互动的角度分析制度环境的变迁机理。从强调制度环境要素到强调环境与组织的互动的发展脉络,也体现出企业的战略由适应制度环境到影响制度,甚至推进制度的发展。

3.1企业战略适应制度环境阶段

制度对战略的影响主要强调企业对所处的制度环境,应当以怎样的战略来适应环境,将制度环境给企业可能带来的影响充分考虑到战略中去,甚至可以利用制度中的某些因素来达到企业的目标。因此,不同的制度环境下,企业的战略是不同的,当制度环境改变了,那么企业的战略也要随之改变。

基于Scott (1995)发表的关于制度的三个维度, Kostova (1996)发展了一个新的架构——制度差距(institutional distance),用来描述母国和东道国的制度差异的程度。此后,Kostova和Zaheer(1999)在此基础之上研究得到,制度差距越大,跨国公司在东道国建立合法性机制的难度越大,将母公司的战略路径直接转移到子公司的难度也越大。换句话说,大的制度差距将引起东道国的外部合法性机制与跨国公司内部一致性的冲突。平衡这些冲突对于跨国公司在东道国的发展则是关键(Bartlett &Ghoshal, 1989; Fayerweather, 1969; Prahalad,1975; Westney, 1993)。Xu和Dean(2002)又在Kostova和Zaheer(1999)的基础上研究如何平衡上述冲突的策略,即是东道国选择策略和进入策略。Xu认为,东道国的选择应该以母公司的属性为标准,与其相协调,这样才能使子公司在东道国获得合法性机制的建立以及可持续竞争优势的转移。

与上述研究相类似的,Keister(2000),Chang 和Hong(2000)认为,高度多元化的企业联合体在亚洲国家和地区比比皆是,而且还存在明显的绩效优势(Khanna & Palepu,2000;Khanna & Rivkin,2001)。以人际网络为基础的增长战略在转型经济中更为可行(Peng & Heath,1996)。

对于上述研究,其共同点是,都是以制度视角出发,比较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制度,以及在此基础上体现出来的战略差异。如此可见,制度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企业的战略改变,以顺从制度环境。

3.2企业战略从适应到控制制度环境

经过了制度环境决定企业战略的阶段,企业逐渐适应变化的制度环境,以不同的战略行为应对变化的制度要求。同时,企业也在积极的应对中主动寻求更利于自己的方式来试图控制制度环境。Oliver 指出,在不同的条件下,面对制度环境的要求,组织可以采取多种应对方式。按照组织相对于环境的主动性程度,从低到高可以依次把组织应对制度环境的战略分为默从战略、妥协战略、回避战略、抗拒战略和操纵战略。每种战略又分别包含不同的战术选择。如下表所示:

 

针对不同的制度环境,组织会采取不同的战略模式。但对于是被动应对,还是主动出击,费显政(2006)认为应考虑制度环境的合规性、相关者、要求的内容、控制和保障机制以及作用情境。(1) 从制度环境因素来看,制度环境的合规性要求越高,或对提高组织技术效率越有帮助,组织就越容易采取被动战略。(2) 从制度环境相关者(即对组织施加制度合规性压力的行为主体) 的角度看,相关者的需求如果具有多样性,从而导致制度环境产生内部分歧,那么就有可能导致组织采取相对主动的战略。此外,组织对相关者的依赖程度越大,就越容易采取被动战略。(3) 从制度环境要求的内容来看,其与组织目标的一致性程度越高,组织越倾向于采取被动战略。(4) 从制度环境的控制和保障机制来看,如果制度环境的要求能获得强制手段或规范性制度的支持,那么组织就更可能采取被动战略。(5) 从制度环境的作用情境看,组织所处的环境不确定性越大,环境内的互动关联程度越高,组织就越倾向于采取被动战略。

Clemens 和Douglas 通过对美国钢铁工业和废钢的放射性污染问题的研究,部分证实了Oliver 所提出的组织应对制度环境的战略选择权变框架。Parkhe 的研究表明,对于跨国战略联盟成员企业而言,由于不同的管理者面临不同的社会文化、国家背景、公司文化和管理实践等制度化和合规性因素,因此,如何在不同的合规性压力下进行选择和整合,是关系到战略联盟成败的关键问题。

3.3企业战略控制改变制度环境

企业试图控制甚至改变制度环境,在其战略上主要体现出两个方向,一个是对法律、政策等施加影响的策略和行为,被称为企业政治策略(Corporate political strategy);另一个则是研究企业对行业标准等规范性制度施加影响的策略和行为,也就是标准化的市场行为或者标准竞争战略。

3.3.1 企业政治策略

企业政治策略重视企业对制度的改变和塑造。许多企业在适应环境的时候,也在对环境产生内在的影响,并有意识的塑造环境(Pfeffer & Salancik 1978; Oliver 1991;Baum & Singh,1994;Levinthal & Myatt,1994)。

在国内市场上,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对受到国外竞争的不利影响的国内企业而言是有力的诱惑,促使他们采取政治行为以获取政府的保护(Baysinger,1984)。Schuler(1996)提出,公司试图改变能调节商业的规则或者政府采购政策来影响市场规模的大小,市场结构或者成本结构。在对美国钢铁行业研究当中,他发现国内钢铁生产商运用美国政府对进口的控制权为工具,在萎缩的市场上获得稳定的价格和利润,通过游说获得贸易保护从而从萎缩当中获得暂时的解脱。

国际市场上,企业采取政治策略可以突破出口壁垒,进入新的国际市场,同时也可以保护已经获得的当地市场。对于深受出口壁垒之苦的企业,政治策略可能是应对国外竞争者的最佳手段之一(Harrigan,1980)。当美国烟草行业在美国市场遇到严重威胁的时候,烟草公司使用政治策略防止了在欧洲和亚洲市场上受到的威胁(Financial Times,1997)。

同时,政治策略可以用来获得新的市场机会。例如,美国MCI电信公司最初的战略就是政治上的。该公司通过影响立法者撤销对美国长途电话市场的管制而成功地创造了市场机会(Yoffie和Bergenstein,1985)。企业也可以利用政治策略来提高竞争者的成本(McWilliams、van Fleet和Cory,2002)。例如,对掩埋标准要求更高的“固体垃圾处理法”提出后,遭到了一些小公司的反对,因为他们难以达到的新标准。后来是美国最大的废物处理公司,即“垃圾处理公司”,它与一些环境组织共同游说立法机关,促使了新法案的通过。尽管为促成法案的通过,公司花费了数千万美元,但由于新法案恶化了较小的竞争者的生存环境,从而提高了能够达到该法案要求的本公司的竞争优势(Anon,1994)。

与此相对的,许多学者也认为,企业政治行为的有效性是很难衡量的(Keim和Baysinger,1988;Sethi,1982)。对政治策略进行成本收益分析是困难的,因为许多要素,包括其他参与者的政治策略和政府参与者对利益集团压力的接纳能力等,都影响到收益(Sethi,1982)。这些行为对公司绩效的影响也很难测量(Epstein,1980)。尽管如此,行业和集体的政治行为能给团体带来利益已经得到了实际的验证(Epstein,1984;Keim和Zardkoohi,1988)。

3.3.2 标准竞争战略

所谓标准竞争策略就是指企业对行业标准等规范性制度施加影响的策略和行为,也就是标准化的市场行为,它是与行业标准的形成和转化相关的组织活动方式。标准竞争战略并不是非常关注在现有的标准体系下如何赢得竞争优势,而是如何影响行业标准,通过这种方式建立一种战略上的有利地位。标准竞争战略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将自己的技术建立成为行业标准或者成为行业标准的一部分,从而以标准拥有者的身份获取高额的利润以及长远的竞争优势。

企业通过创新技术的引进,开创了新的市场。为了垄断这一市场,企业就要寻求制度上的庇护。即以自己的领先技术来作为该行业的标准。Sadahiko(2000)从本土和国际的视角,比较研究了美国、日本和欧洲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和市场的建立。他们之间技术标准的建立的差距导致了GSM在欧洲和国际上的胜利,日本只在本国内获得了市场,但在后来的2G技术上后来居上,在美国成功建立市场。

3.4企业战略与制度环境的互动

企业战略与制度环境的互动主要强调两者的互相推进,协同进步。Lindblom(1968)认为,在那些由目标和方向各不相同的行动者组成的“政策共同体”(policy community)中,相互调整、互换、融合和共同选择会引起重大的制度变革。Child & Tsai(2005)的研究发现,在中国大陆环保方面领先的跨国公司利用准制度化的关系网络,并通过网络内部持续的相互作用,积极推动了环保政策的建立。Carney & Gedajlovic(2002)建立了一个包括相互依赖、路径依赖和系统开放(system openness)的共同演化框架,用以分析家族企业集团及其所嵌入的制度在一个特定时期内的相互影响关系。Droege & Johnson(2007)通过二手资料结合实地访谈资料,认为中国的制度发展正处于一种所谓的“中间制度”状态(Meso-Institutions)。这种“中间制度”的状态表现为行为先于规则,就是当行为得到认可后才追溯其合法性。

上述研究结论的共同点在于从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企业在利用战略逐渐推进制度的发展,尤其是当制度与企业的战略不协调,或者企业的战略在旧的制度环境下不能发挥更好的作用,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么企业就会通过将战略与制度不停的互动,来达到一致。

4、综述

通过对以往研究的回顾,不难看出,企业战略与企业所处的制度环境之间从最初的制度环境对战略产生决定性作用,到企业逐渐学会应变变化的环境,然后试图控制制度环境,再到后来两者之间的互动来谋求协调进步。这样的发展脉络体现出企业作为制度环境中的要素,从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以求在变化的环境中找到协调点。

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企业在认真制定市场竞争策略去战胜对手赢得市场的同时,也非常重视影响制度环境的策略和行为。通过影响制度环境,谋求对自己更有利的竞争地位。企业越是有长远的发展观念,越会重视这些策略和行为。在很多企业,这已经成为企业战略管理的重要内容。与西方相对完善的理论体系、成熟的技巧和运作能力相对比,我国对制度视角下战略的研究与应用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孟贝贝  030081313

 

参考文献:

[1]Scott,W.R. 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M].Thousands 0ak ,CA:Sage.2001

 [2]Scott,W.R.,andChristensen,S.The.Institutional.Construction.ofOrganizations:Intern-ational and Longitudinal Studies ,Sage Publications,Thouxand,CA,1995

[3]Meyer ,John W. & Rowen , Institutionalized Organizations :Formal Structure as Myth and Ceremony[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 Vol. 83 ,No. 2 ,pp. 340~363.

[4] Xu, Dean; Shenkar, Oded.Institutional distance and the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 preview[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Oct2002, Vol. 27 Issue 4, p608-618

[5] Oliver , Christine. Strategic responses to institutional processes[J ] .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 1991 , 16 : 145 -179.

[6]费显政. 新制度学派组织与环境关系观述评[J].外国经济与管理,Vol128 No18

[7]Clemens , Bruce W, and Douglas , Thomas J . Understanding strategic responses to institutional pressures[J ] .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 2005 , 58 : 1205 - 1213.

[8]Lord M.Corporate political strategy and legislative decision—making[J]Business and Society,1998,12:390-414

[9] Sadahiko K.Technical innovations,standardization and regional comparison[J].Telecommunication Policy,2000,24:305—32 1.

[10]李玉刚,胡君莲.企业战略形成过程的类型及受组织因素影响的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07,10:32—37

[11] 李玉刚. 战略管理[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