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关于审计师选择的文献综述  

2008-10-21 10:1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次交的一篇关于导师研究的文章中提到过的,我的导师俞丽辉老师近期研究的问题之一是关于审计师选择的问题。关于审计师选择的相关研究,经典的审计师选择理论包括代理理论、信号假说理论和保险假说。俞老师的研究旨在运用代理理论来说明审计师选择的问题,在代理理论下,独立审计被认为是一种降低代理成本的机制。代理冲突程度越高,公司降低代理成本的动力也就越强,对高质量审计的需求也就越强。而大量理论和经验研究表明,不同规模和声誉的会计师事务所所提供的审计质量是不同的。因而,代理成本越高的公司越会选择高质量的审计师进行审计。在西方,这已经得到大量经验研究的支持。而从国内来看,相关的研究还很缺乏。所以本文的相关文献综述以国外研究者的观点为主,国内相关研究者的观点为辅。

首先,有必要讲一下代理理论与审计师选择的关系。根据代理理论,独立审计的产生源自降低代理成本的需求。代理冲突的程度导致不同的审计质量要求,因此产生对异质审计师的需求。现代公司中的代理成本主要包括股权代理成本和债权代理成本两方面。其中,股权代理成本产生于股东和管理者之间的代理冲突,即在两权分离的情况下,具有机会主义倾向的管理者会利用自己的信息优势,以牺牲委托人的利益为代价使自己利益最大化,从而产生代理成本。而债权代理成本产生于股东、经理人和债权人之间的代理冲突,即因为债权人和股东享受的风险和收益具有不对称性:股东受到有限责任的保护,破产线以下的损失将完全由债权人承担,而如果获益则所有的超额利润将全部由股东和经理人所享有。为了提高其自身在企业价值中所享有的份额,股东和经理人会(通过先许诺选择低风险的项目而后改变债券融资的用途)选择高风险项目,从而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只要有负债存在,业主——经理人员就具有采取减少企业价值行动的动机。但是,理性的债权人会预料到企业的风险偏好动机,他们将会在双方订立借款合约时在契约中附加各种贷款使用条款;他们还会调整为购买债券而支付的价格,要求更高的名义利息。这样,监督成本最后将转嫁到股东和经理人自己头上。在此情况下,股东和经理人就有承担较低的保证成本以降低监督成本的动机。他们会自己承担成本,在财务报告中交代详细的筹资说明,并且聘请独立的外部审计人员来检验其准确性,因为这对他们是有利的。

 代理理论认为,审计是一项规制利益冲突、降低代理成本的重要担保机制。审计就是对财务报告的一种监督机制,审计师将验证契约条款所使用的数据是否符合公认会计原则,以及契约条款是否被违反。独立审计提高了财务报告的可靠性,从而使会计降低代理成本的作用得以实现。因而,对独立审计的需求来源于降低代理成本的需要。

  接下来提供一些关于代理成本与审计师选择之间关系的证据,首先是英美国家的相关研究综述:审计研究中,往往采用与其相关的公司特征来反映代理冲突程度,进而考察这些变量与审计师选择的关系。所以我主要从公司规模、财务杠杆、管理层持股、所有权集中度、应计项目和公司治理等六个方面进行文献综述:

1、公司规模。在管理者持股和财务杠杆一定的情况下,随着公司规模的增大,管理者所能够控制的资源就越多,其消费非金钱性利益的机会也越多。此外,公司规模越大,层阶越多,所需要签订的契约的数量也会增多,从而提高了监督成本。因此,Jensen and Meckling(1976)指出,企业愈大,总的代理成本也愈大,因为大企业的监督功能本来就更困难、更昂贵。因此,根据代理理论,公司规模越大,代理成本也越高,越会选择更大的审计事务所。多数研究表明,客户的规模对于解释审计师的选择是显著的。如Dopuch and Simunic (1982),Danos and Eichenseher(1986)发现,大公司更容易选择更大、更有名的事务所。Simunic and Stein(1987)发现“八大”的客户大都规模较大且经营风险较小。Menon and Williams(1991)也发现聘请著名承销商的IPO公司往往聘请大事务所审计,而且他们在规模上也往往大于那些继续保留小事务所审计的公司。Michaely and Shaw(1995)也发现,越有声望的审计公司越会选择那些规模较大的IPO客户,从而证实了上述假设。

2、财务杠杆。负债水平越高,管理者和股东可以转移的财富的潜在金额就越高,从债权人那里转移财富的动力就越大,就越需要监督。因此,财务杠杆(或负债权益比率)越高,对债权人的掠夺风险就越高,代理成本越高,就越有聘请高质量审计师的需求。Palmrose (1984), Eichenseher and Shields (1986),Johnson and Lys(1990),Firth and Smith (1992)发现,公司财务杠杆与选择著名事务所的可能性之间存在正向关联。Simunic and Stein(1987)发现,财务杠杆与选择“八大”呈负相关联。Francis and Wilson(1988)认为,如果公司将审计师变更为低质量的,现有债务的索取权就降低了,从而提高了股东剩余索取权的价值。因此,具有较高债务水平的公司将更可能转聘低质量的审计师。结果发现,财务杠杆与转聘“八大”呈显著正向联系,但财务杠杆的变化与转聘“八大”呈显著负向联系。

3、管理层持股。自利的管理者持有公司的股份越低,就越容易与外部股东存在分歧,保证和监督成本也就越高,代理成本将越高。随着管理者所有权的上升,管理者自己所承担的花费津贴的成本亦上升,因为管理者将承担其行为导致的成本的更大份额。因此,管理者持股可以减少其与股东的利益冲突。Grinblatt and Hwang(1989),Leland and Pyle(1977)均认为,内部人持有的股份越高,IPO价值的不确定性就会降低。因此,管理者持有股份越低,代理成本越高,因此存在聘请高质量审计师的需求。Firth and Smith(1992)发现,管理者持股越低,越可能选择“八大”作为审计师。Simunic and Stein(1987)也发现较低的管理者持股水平与公司在IPO时选择“八大”作主审事务所相关联。E—ichenseher and Shields(1986)检验了管理者持股与审计变更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管理者持股与将审计师从非“八大”变更为“八大”正向关联,这与原先的预期相反。Francis and Wilson(1988)没有发现聘请著名事务所与聘请没有声誉的事务所的公司之间在管理者持股上存在显著差异。

4、所有权集中度。Alchain and Demsetz(1972)指出,所有权分散提高了获得可以对管理政策施加影响特别是促使管理层变更所需的代理权转让(proxy transfer)的成本,因此,所有者对管理层行为的约束与所有权分散度成反比例关系。Fama and Jensen(1983)指出,在股权分散的大公司中,可以通过内部决策管理与控制相分离来限制决策代理人损害剩余要求者利益的权力从而解决代理问题。Inderst and Muller(1999)发现,较之股权集中的公司,股权分散的公司的债务代理成本更低,但是管理者在职消费的成本更高。Palmrose(1984)检验了所有权稀释度与审计师选择之间的关系,但并没有发现二者存在显著联系的证据。Francis and Wilson(1988)发现,公司所有权集中度的提高与是否将审计师变更为“八大”存在负向关系。

5、应计项目。应计项目的确定涉及判断和自由裁量,这将使管理者有机会进行盈余操纵。因此,应计项目越高,就越容易被操纵,也就越需要监督,代理成本就越大。审计对于约束管理者报告应计项目的机会主义从而降低代理成本具有重要作用。Becker等(1998)发现,非六大的客户报告的操控性应计项目平均要比六大客户的操控性应计项目高出总资产的1.5%~2.1%,表明非“六大”在管理者对操控性应计项目的选择上允许更多的弹性。Francis等(1999)也发现,即使“六大”的客户有更高水平的总应计项目,其操控性应计项目的数量也较低。因而,应计项目更大的公司更可能聘请“六大”以提高其盈余的可信性。但是,Seok Woo Jeong and Jonhwa Rho(2004)在对韩国上市公司的操控性应计项目与“六大”和非“六大”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后发现,“六大”与非“六大”的客户之间操控性应计项目没有显著差异,对此,他们认为原因是,在韩国,审计师提供高质量的审计的动力较低。

6、公司治理。Shleifer and Vishny(1997)指出,公司治理是用来解决资财提供者与管理者之间的代理问题的。有效的公司治理,可以降低代理成本。如董事会的作用就在于最小化由于所有权与决策控制权分离而产生的成本。因此,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的某些特征,如董事会及审计委员会的特征(如独立性、专业性、开会频率),也可以间接地作为代理成本指示变量。关于公司治理对审计师选择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审计委员会及董事会的特征对审计师选择的影响上。(1)审计委员会。选择审计师是审计委员会的一项重要功能,独立而活跃的审计委员会成员需要高水平的审计质量,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被股东提起诉讼或被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处罚,将会遭受金钱或声誉损失。目前,有关审计委员会特征与审计师选择之间关系的研究结论并不一致。Eichenseher and Shields(1985)发现,是否有审计委员会与从非“八大”变更为“八大”具有正向联系。Abbott,et al(2000)发现,审计委员会中不包含雇员并且每年开会两次以上的更可能聘请具有行业专长的审计师。因此,独立而活跃的审计委员会更可能聘请具有行业特长的审计师。但是,Cottell and Rankin(1988)发现,自愿组成的审计委员会对审计变更或是否选择“八大”作为审计师并没有影响。Eichenseher et a1.(1989)也没有发现支持审计委员会可以在选择审计师方面降低代理问题的证据。(2)董事会的独立性。为了保护其声誉资本、避免法律责任、保护股东利益,更独立、勤勉、专业的董事会具有获得比“六大”通常提供的审计更高质量的审计以提供对财务报表更高的保证的需求。Beaslev and Petroni(2001)发现保险公司聘请擅长于保险业的著名事务所的可能性随着外部董事比重的提高而提高。他们没有发现董事会组成与非专业化的著名事务所(六大)与非著名事务所的选择之间有显著联系。

其次是我国学者相关研究的文献综述:

李树华(2000)发现,资产规模较大、有外资股的IPO公司倾向于聘请中国的“十大”作为主审事务所。吴溪(2002)以1997~1999年我国发生的110例审计师变更为样本发现,与小规模公司相比,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在变更审计师时,更可能选择规模明显大于前任的后任审计师。李爽和吴溪(2002)对我国1997~1999年证券审计市场采用描述性统计研究后发现,规模越大的审计师独立性越强。这些研究尽管涉及到一些与代理成本有关的变量,但并未系统研究代理成本对审计师选择的影响。2004年以后,我国一些学者开始注意到代理成本对审计需求的影响。徐冰(2004)研究了家族企业的审计需求,发现家族企业的规模、债务比例与对外部审计的需求相关。孙铮和曹宇(2004)检验了我国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对上市公司管理人员选择注册会计师策略的影响。结果发现,国有股、法人股及境内个人股促进上市公司选择高质量审计的动力较小;境外法人股及境外个人股股东有动力促使上市公司管理人员去选择高质量的注册会计师,且境外个人股股东更有获得高质量的财务信息的要求,对上市公司管理人员的影响更大。曾颖和叶康涛(2005)发现,代理成本越严重的公司(Tobin Q值越低),越有可能聘请高质量外部审计师;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与外部审计需求成倒U型曲线关系;企业负债率越高,企业更有可能选择非“四大”会计事务所。李明辉(2006)在对我国179家IPO公司研究后发现,公司规模与是否选择大事务所进行审计有显著正向关系,管理层持股比例与是否选择大事务所审计则呈倒U 形关系,但没有发现财务杠杆、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与审计师选择存在显著关系的证据。总的来说,我国关于代理成本与审计师选择关联性的研究并不充分。

从上可以看出,国外学者就代理成本与审计师选择、变更之间的关系展开了大量研究,尽管结论尚不尽一致,但总的来说,多数研究均支持代理成本与审计师选择之间存在显著关系这一结论。结果的不一致性,可能是审计师的选择并非完全受代理冲突的影响,或其他因素影响审计师的选择,如审计师选择的信号传递动机等。另外,相关公司特征变量并不能完全反映代理冲突,而且股权代理成本与债权代理成本之间存在不一致性,这些都会导致计量上的问题。

                                                                                                                        张飞

                                                                                                                   030081307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