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阎海峰老师研究文献综述  

2008-10-21 06:57:41|  分类: 课程教学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吸收能力

企业的知识理论认为(Knowledge-based theory)企业是知识的集合体,独特的知识是企业赢得竞争优势的关键。组织知识无非来自内部创造与外部获取两种途径。很少有组织能在组织内部创造满足组织发展所有的持续的技术和开发所需要的知识,企业因此必须转向外埠来获取知识。而无论知识创造还是知识获取,吸收能力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自从Cohen和Levinthal(1990)提出吸收能力的概念以来,学者们已经用吸收能力分析了许多复杂的组织现象。文献显示,吸收能力的概念已经被应用到相当广泛的领域,比如战略管理、技术管理(schilling,1998),国际商务和组织经济等。

一、吸收能力的框架

1、关于吸收能力的定义

1990年,Cohen和Levinthal在他们发表于美国《管理科学季刊》上的一篇题为“吸收能力:一个关于学习与创新的新观点”的文章中,首次给出了吸收能力的定义,即“一个企业吸收外部信息的新价值,然后消化并运用到商业目的的能力”,成为吸收能力。他们认为,这种能力对企业的创新能力至关重要。有的学者则根据自己研究的需要,将吸收能力简单组织对企业外部的技术创新的接收能力,或者是组织使用外部知识的一种能力。但是对吸收能力概念进一步修正或拓展的文献还不多见。从已有的文献看,试图对吸收能力的概念进行修正或拓展地主要有以下几位学者:

(1)Mewory和Oxley从国家层面给出了一个吸收能力的概念,他们将吸收能力看作是一系列技能,这些技能通常用于处理技术转移中的隐性知识,以及国内企业对国外印迹技术的改进。

(2)Kim提出了一个相对简单的概念,他认为吸收能力包括学习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学习能力是组织消化外部知识的能力,是一种模仿性学习;问题解决能力是创造新知识的能力,是一种创新性学习。

(3)Lane和Lubatkin将吸收能力的概念扩展到了企业一对一的组合,他们认为吸收能力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知识吸收组织面对不同的知识溢出组织时,其吸收能力是不同的。他们认为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二者之间知识水平的匹配程度。因此作者提出了相对吸收能力的概念,即知识吸收企业感知、消化和应用知识溢出企业所溢出的知识的能力。

(4)Zahra和George将吸收能力看作是企业的一种动态能力。他们认为,吸收能力就是组织通过对知识的感知、消化、转化和利用,从而发展组织动态能力的一系列组织惯例与过程。

虽然学者们根据自己的研究需要提出了不同的吸收能力的概念,但他们都将吸收能力看作是一种管理知识的能力。

因为对吸收能力的理解不同,所以在不同研究者那里,吸收能力的维度也是有差异的。Cohen和Levinthal将吸收能力分为三个维度,包括知识获取,知识消化和知识应用。Lane和Lubatkin将这三个维度应用到了对合资企业的研究中,没有对其进行修改。

Van den Bosch按照吸收能力的内容和过程的不同,将吸收能力分成了如下三个维度:效率、范围及适应性。效率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看企业识别、消化利用外部知识;范围是企业吸收知识的广度;适应性是指企业得到外部知识以及重组已有知识的程度。Van Wijk et al.在此基础上区分了吸收能力的深度和广度。他认为,吸收能力的深度促进了组织在已经具备一定相关知识的领域中,吸收新的外部知识,这个维度是同吸收知识的有效性联系在一起的;知识吸收的广度,可以帮助组织在没有相关知识的领域吸收新知识,它与吸收知识的范围维度相联系。

另外,Zahra和George根据吸收能力中对竞争优势作用不同,而分为潜在吸收能力和现实吸收能力。其中潜在吸收能力包括知识获取与知识消化;现时吸收能力包括知识转化与知识利用。

2、吸收能力的影响因素

从目前文献看,关于吸收能力的影响因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组织(企业)已经具备的相关知识,或者说是知识吸收方已有的知识基础,它包括相关知识领域的一般知识、基本技能和解决问题方法、已有的学习经验及与外部共用的语言;另一方面是企业的内部机制,如组织沟通结构(包括组织内的和组织间的,例如组织间集中或分散的交界面、内部共用语言等)、组织内部经验和知识的特性与分配(例如,跨部门交界面、内部和外部网络等)。

当然,在不同的研究层面上,吸收能力的影响因素是不同的。

在组织内,吸收能力指的是业务单位的吸收能力。Tsai发现业务部门的吸收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业务部门的研发强度,通常用研发支出占销售额的比例来衡量。Van Wijk et al.发现知识流动结构对业务部门的吸收能力影响很大。Gupta&Govendarajan在研究跨国公司中母子公司间的知识流动是,发现子公司从母公司获取的知识与子公司的吸收能力有很大关联。而子公司的吸收能力又取决于子公司的已有知识和一些属性,如进入模式、人员本土化比例等。

在组织层面上,基本所有的学者都同意Cohen&Levinthal(1990)所强调的已有相关知识。Kim与Zahra&George都强调了企业的努力程度,并发现企业的努力程度予以有相关知识具有交互性特征:企业的努力程度高可以使企业的已有相关知识基础提升到一定高度,而努力程度低的话,也会使企业的已有知识水平下降。Van den Bosch et al.还强调了企业的组织结构对吸收能力的影响,他们发现不同的组织结构对企业的吸收能力的影响是不同的,其中局振兴组织结构对吸收能力影响最积极。另外,他们还区分了三种结合能力:系统能力、合作能力、及社会化能力。其中系统能力表示在执行一种行为前,规划行为的程度,主要用来整合显性知识的;合作能力是通过成员间的关心来提升知识吸收;而社会化能力是企业文化的结果,因此有些强文化企业会阻碍企业的创新。另外,Zahra & George强调了企业的多种外部知识来源,包括通过许可证或契约购买,通过各种组织间关系获取,以及补充知识的重要性,因为有时外部知识与企业已有知识没有互补性,这时候需要一些补充知识来连接这两部分知识。阎海峰(2007)通过对中国本土公司的实例研究得出,影响本土企业吸收能力的因素主要有:知识基础、与外部组织联系紧密程度、开发吸收能力的努力程度和员工间互动。

在组织间层面上,Lane & Lubatkin发现企业的吸收能力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这是企业的吸收能力取决于企业与知识溢出组织间一些属性的相似程度,包括新知识的特殊类型、薪酬制度与组织结构的相似度、互相对对方组织问题的熟悉程度等。还有一些学者注意到了企业与其他企业间的合作方式的不同,也会对企业的吸收能力有影响。例如,阎海峰(2007)通过对本土公司的实例研究发现,本土企业与跨国公司的高度信任水平对本土企业绩效的提升具有显著影响,跨国公司为本土企业提供的各种管理支持,有助于提升本土企业绩效。

3、吸收能力的组织产出

发展组织吸收能力的目的显然并不在于其本身,而是为了得到更重要的组织产出。例如,Cohen&Levinthal认为吸收能力是与创新、创新绩效以及组织期望形式相联系的。

研究者在各自的分析层面上,给出与吸收能力相联系的组织产出。

在组织层面上,目前主要涉及到三种组织产出:创新、组织变革以及企业绩效。例如,有些学者研究了吸收能力对知识开发与利用的作用。Stock et al.(2001)研究了计算机调制解调器业中吸收能力与新产品开发间的关系,他们的结果发现,只有吸收能力到了一定水平后,吸收能力的增加才会促进新产品的开发。有些学者发现企业的吸收能力是企业与环境一起进化中的中介变量,吸收能力可以提高组织的适应性,并且可以使企业随着环境一起进化。在研究吸收能力产出的实证文献中,涉及的结果变量最多的还是企业绩效。例如,Deeds在美国生物工艺企业中发现企业价值创造与吸收能力存在显著的积极联系。

在组织间层面上,主要研究的事战略联盟或合资企业知识转移、组织间学习以及绩效问题。

二、吸收能力在组织学习研究中的应用

1、吸收能力与组织学习

组织学习要回答的是企业为什么要学习的问题,而吸收能力回答的是企业如何才能更好地利用现有知识来认识、评价外部新知识的价值,然后消化并将这些知识应用到实际中去的问题。因此可以说吸收能力是建立在组织学习的基础上的。

2、本土企业的吸收能力

针对本土企业,阎海峰(2005)提出国际合资关系中本土企业的知识获取模型

 

通过对该模型的分析,阎海峰根据企业知识获取的途径,对影响因素进行了分类,归结为三个层面的影响因素:知识的可获得性、合资关系界面管理、知识吸收能力。

四、参考文献

[1]阎海峰,孙煜,国际合资关系中本土企业知识获取机制研究,[J]MANAGEMENT REVIEW VOL.18 NO.8(2006):9-14.

[2]COHEN,W.M. and LEVINTHAL, D.A. .  Absorptive Capacity: A New Perspective on Learning and Innovation [J].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1990,(35):128-152.

[3]ZAHRA, S.A. and GEORGE, G. .Absorptive Capacity: A Review Reconceptualization and Extension [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002,(27): 185-152.

[4]LANE,P.J. and LUBATKIN,M. .Relative Absorptive Capacity and Interorganizational Learning [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998,(9),461-477.

[5] NAHAPIET.J. and GHOSHAL.S.. Social capital 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the organizational advantage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8,(23): 242-266.

[6] KEDIA, B.L. and BHAGAT. R.S.. Cultural Constraints in transfer of technology across nations: implications for research in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management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8,(13):559-571.

[7]GLASS,A.J. and SAGGI,K..International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the technology gap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98,(55):369-398.

[8] KELLER.W.. Absorptive capacity: On the development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1996,(49):199-227.

[9]阎海峰,吴伯翔. 吸收能力:概念框架及其在研究中的应用 [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2005,(3):54-59.

[10] KOZA. M.P. and LEWIN.A.Y..The coevolution of strategic alliances [J]. Organization Science, 1998,(9):255-264.

[11] LANE.P.J.,KOKA,BALAJI, PATHAK and SEEMANTINI..A thematic analysis and critical assessment of absorptive capacity research [J].Academy of Management Proeedings,2002.

[12] MOWERY. D.C.,OXLEY.J.E. and SILVERMAN.B.S..Strategic alliances and interfirm knowledge transfer [J].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996,(17):79-91.

[13] KIM L., Crisis Construction and Organizational Learning :Capability Building In Catching-up at Hyundai Motor [J].Organization Science ,1998,(9): 506-521.

[14] VAN DEN BOSCH, F.A.J., VOLBERDA, H.W. and BOER, M.DE.. Coevolution of firm absorptive capacity and knowledge environment: organizational forms and combinative capabilities [J].Organization Science,1999.(10):551-568.

[15] VAN WIJK. R. ,VAN DEN BOSCH, F.A.J. and VOLBERDA, H.W. The impact of the depth and breadth of knowledge absorbed on levels of exploration and exploitation [A]. Academy of Management Meeting, BPS Division, Insights into Knowledge Transfer, Washington DC, USA, August 3-8.2001.

[16] TSAI, W.. Knowledge transfers in Intra-Organizational Networks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01, (44):996-1004.

[17] GUPTA, A.K. and GOVINDARAJAN, V.. Knowledge flows within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J].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2000, (21): 473-496.

[18] 阎海峰,企业知识联盟:一种基于学习的组织形式,[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2001, (2),38-41.

[19] 关涛,阎海峰,薛求知,跨国公司知识转移:产权控制与合作的比较 [J]. 科研管理,2008,(1):66-73.

[20] 吴伯翔,阎海峰,关涛,本土企业吸收能力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 [J].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7,(8):110-113.

赵洋 030081324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