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科斯与产权理论  

2008-10-30 11:5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斯在《社会成本问题》这篇文章以“牛群损坏了农作物”为例阐述了他的经济思想,科斯认为在损害负有责任的定价制度中赔偿费的支付额取决于农夫与养牛者进行讨价还价的本领。但这笔费用既不会高得使养牛者放弃这个地步,也不会不随牛群规模而变。这种协议不会影响资源的配置,但会政变养牛者与农夫之间的收入和财富的分配。当然他也提出了在对损害不负责任的定价制度中资源的配置效率同在引起损害企业的承担损害责任时的情况是一样的。通过对有关问题的分析,科斯提出了自己的主张“有必要知道损害方是否对引起的损失负责,因为没有这种权利的初始界定,就不存在权利转让和重新组合的市场交易。但是,如果定价制度的运行毫无成本,最终的结果(产值最大化)是不受法律状况影响的。”这就是后来所谓“科斯定理”的原初表述,当然我们知道市场交易中不存在成本的假定是很不现实的,而市场交易中的高成本又常常“使许多在无需成本的定价制度中可以进行的交易化为泡影”。科斯在《社会成本问题》中也对在考虑到交易成本的情况下,“合法权利的初始界定会对经济制度的运行效率产生影响”,“一种权利的调整会比其他安排产生更多的产值。后来斯蒂格勒将这一思想表述为科斯定理,科斯定理的基本含义是:无论产权的归属如何,只要这项产权的归属是清晰、明确的,同时允许自由交易,总能通过当事人之间的协商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也就是说,一个清晰界定的产权和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是有效率的经济制度的两大理论支柱,而一个清晰界定的产权是指私有产权,单纯的市场交易必须以产权的私人所有为基础,产权的私人所有是使交易费用降到最低的唯一制度。

   在理解科斯定理之前我们有必要知道什么是产权?广义地讲,产权是受制度保护的利益。他与传统社会主义经济学中的物质生产资料所有权不同,既包括物质资产也包括人力资产。正如阿曼·阿尔奇安在《产业经济学》中所提出的“产权对我意味着,对于其他人在资源使用方面做出的违背我的意愿的选择的一种保护”当然,阿尔奇安在文章中还重点阐述了私人产权的观念,他认为“私人产权是所有者被约束于仅对物质属性的选择,不包括交换价值的影响,也包括我以你认为不合适的行为使你承受痛苦而给你带来心理和感情上的影响”。在一般的制度经济学中我们通常将产权抽象定义为不让他人使用一项资产的权利。具体在市场经济制度下,产权总是在确定的个人或集体和确定的资产之间建立一种关系。而与产权伴随的交易费用是指达成契约和保证契约执行的费用,当然我认为交易费用包括哈罗德·德姆塞茨在《产权的交换与行使》中提到的交换费用和维权费用。根据科斯理论的逻辑我们知道,在交易分用为零的情景中,对产权的不同界定并不影响资源的有效配置,但在交易费用为零的情境中,不同的产权界定就会产生不同的资源配置效率,因而界定产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界定产权与建立产权制度是积极重要的,而且科斯认为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是否一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于制度的安排要使整个社会产出最大化,这与传统的福利经济学的观点是大相径庭的。

如果我们聚焦到现实,科斯的很多假设是很难接受的,交易费用能够为零吗自愿谈判的有效性,搭便车效应以及是否存在完全自由竞争的市场,特别在今天强调政府宏观调控干预经济的时代,但科斯定理”的重要意义并不在于它是否准确地描述了现实,或是否能够直接揭示现实,而在于它建立了一些能让人们更清楚地理解和认识现实世界的标尺,是其他经济学家或学者们引申其分析的基准点,为后来那些尝试着解释和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参照系。这一点也正是“科斯定理”之于现代经济学研究方法的重要意义。而且,由此所引发的研究对于分析和解决我国的国企改革、企业管理创新,以及外部性等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视角。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科斯定理也是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例如科斯提出私有产权的明晰有助有克服资源配置的外部效应问题。资源配置的外部效应问题都是由于人们议定契约的权利无法严格界定,而没有严格界定的这种权利,就不会有有关产品的市场,因而产生了外部效应.,例如清洁空气的所有权难以界定,自然就有污染问题的外部效应。所以市场失灵是产权定义不明确的结果。私人产权明晰了权利与义务的归属,将外部性内在化。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如果产权明晰到一定程度,大气污染问题、假冒商品问题以及废水污染等问题都将得到妥善的解决。

综上所述,通过对科斯定理以及相关的产权理论的探讨,我们知道目前我国在社会主义改革中出现的很多问题的解决可以依赖于产权的明晰以及产权制度的建立。众所周知,当前我国国有企业,农村土地,知识成果等方面出现的问题,很多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家干预太多导致产权不明,这与科斯崇尚的自由经济也是不符的,因此我们应主张减少国家干预和加强市场机制的作用;对经济政策目标的选择,应强调自由经济的效率;对经济政策的看法,是进一步明晰产权。当然,我们所强调的产权明晰并不是像科斯所主张要不断私有权化,而且我们提倡自由经济也不是意味着要放弃政府的宏观调控。

                                  030081306  杨程虎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