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从交易费用到产值最大化  

2008-10-30 15:4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制度经济学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一个是“产权”,一个是“交易费用”。但是正如科斯所说,新制度经济学就是用主流经济学的方法分析制度的经济学,它的分析方法仍然是以新古典经济学为基础的。科斯理论的提出,应该是它所提出的问题比它所回答的问题更有价值。科斯运用演绎的科学方法,提出“科斯定理”,是高可证伪性的,因为它的假设前提是“交易费用为零”。所以科斯定理的真正意义在于通过“交易费用”概念的引入,揭示不同制度安排与不同资源配置效率之间的明确关系。

科斯定理认为,只要交易费用为零,无论产权如何界定都可以通过市场交易达到有效的资源配置。科斯在《社会成本问题》中列举了几个经典的例子对这一观点进行论述。在交易费用为零的前提下,不论法律制度如何界定产权,都会在市场交易中达成契约,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达到产值最大化。在拥有一批追随者的同时,还有一些批评者,但要承认他们的价值,都在为新制度经济学问题努力工作。在批评者中,布坎南的“一致性”理论是实质性的。在布坎南看来,科斯定理的零交易成本的修正条件“削弱了他的论点的力量”。因为一致性理论认为:只要制定契约,就是满足了双方都满意的条件,双方达成一致,就实现了资源的有效配置。

但现实是,交易费用为正。因此,科斯的零交易费用定理可以看做科斯第二定理的铺垫,科斯第二定理表明:在交易费用为正时,不同的权力界定,会带来不同的效率资源的配置。现实中,交易费用为正,而我们所要做的是如何把交易费用降到最低。这样就使得制度的选择或制定显得至关重要。可见产权的界定不会阻碍资源的最佳配置,却会使一种最佳配置不同于另一种最佳配置。换句话说,资源的最佳配置不是唯一的。

为明确交易费用,先看交易与产权的问题。私人产权是所有者按照自己的意愿使用财务的权利,只要所有其他人的私有财产的性能或用途不受影响,并为别人抵制或转移这种影响留下足够的余地。交易更多是针对产权问题的界定与安排。科斯在《社会成本问题》中所讨论的问题,都是产权确定以后的事,似乎隐含了一个观点即产权的界定是交易的前提,并且产权的初始界定是一次性的。但事实却是:交易先于产权,没有绝对的初始产权界定,也没有绝对的最后产权界定。在政府存在之前就存在着交易活动。而人类最初的交易活动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划分和界定产权。从这个意义上讲,交易先于产权。威廉姆森提出了“共同财产”问题。交易双方会处于同一利益范围内,此增彼损,形成一种“可以再分配的利益”,这种收益便是共同财产。西方产权理论概念的总结认为,交易成本就是界定产权所费去的成本;或者说,交易成本就是在不同的所有权之间确定权利、责任所费的成本。但是他们忽略了共同财产本身也是一种交易成本这一事实。因此交易成本可以分成两个部分:共同财产交易成本、为界定产权的交易成本。在这里就提到了张五常的所谓科斯第三定理:产权的界定、安排和重新安排都存在交易费用并且都有可能被过高的交易费用所妨碍。

在分析交易费用后,要考虑如何实现产值最大化,换句话说就是如何降低交易成本。先看政府控制与市场自由交易的选择。关于交易成本可以说成一种制定契约的成本,契约理论认为凡是达成契约的有关产权的谈判,都可以视为是对产权的最佳界定。那么在制定契约时是有交易成本的,当市场自由交易费用过高时,需要政府的出现,考政府制度降低界定和保护产权的费用。当交易费用为正时,平等的谈判有可能达不成协议。法律制度的出现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用强制性的法律裁决解决悬而未决的产权归属问题,比进行毫无结果的马拉松式的谈判要有效率。同时法律还对契约的执行起到监督作用。再看企业的出现,人们发现,进行适当的集合,可以避免一些在市场中必要的交易,从而降低交易费用。但是企业管理需要费用,要限制企业的规模。分界点是,市场边际交易费用与企业边际管理费用相等时。

一个社会规定的产权形式和种类可以界定或标识表现这个社会的性质特征的竞争、区分和行为的种类。经济体制说道底就是人与人之间发生经济关系、进行交易活动的一种方式,在不同的经济体制下交易成本是不同的。人们在一定条件下采取一种经济体制而不是另一种经济体制,是由于前者的交易成本低于后者的交易成本。西方新制度经济学也有它的缺陷,它的研究理论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很少考虑到专业化经济或规模经济、收入分配问题、共同财产问题等。理论起到指导作用,关于新制度经济学理论在中国的应用,与西方是有些不同的,但这将不会是质上的不同。西方更注重规范的清晰化,而中国还要加入“公众意愿”这一因素。另外中国的的转型经济时代,更需要针对经济制度方面的指导。

                                                                                                                                           杨光 030081318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