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从产权理论看京都议定书的意义  

2008-10-30 20:1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一直不知道写一些什么,因为最近一直在看关于CDO的东西,一直在被别人忽悠着和忽悠着别人,直到前几天看到有一个新闻说欧洲期货交易所推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期货交易已经排到了2010年,于是产生一种写一点这方面东西的想法,没有深入研究过,仅仅是一点想法。因为京都议定书的签订涉及到各个方面,以前一直是局限于一些政治上和其他上面的一些博弈,今天就写一点新鲜的。

理论基础:

京都议定书:为了人类免受气候变暖的威胁,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通过了旨在限制发达国家温室气体排放量以抑制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 《京都议定书》规定,到2010年,所有发达国家二氧化碳等6种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要比1990年减少5.2%。具体说,各发达国家从2008年到2012年必须完成的削减目标是:与1990年相比,欧盟削减8%、美国削减7%、日本削减6%、加拿大削减6%、东欧各国削减5%至8%。新西兰、俄罗斯和乌克兰可将排放量稳定在1990年水平上。议定书同时允许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挪威的排放量比1990年分别增加10%、8%和1%。

对于产权的界定,是指人们是否有权利用自己的财产去损害他人的权益:即使这种权利是不能允许的,制造损害的人仍将保持自己的所有权。

在这篇文章里,我先简单做一个假设,即每一个国家看做一个完全自私和理性的自然人(即损人利己这种事情一定会做得,而且是必定会做得)

基于假设的研究:

我们先看一个实例:日本海在整个60-70年代都是相当于日本的私有渔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成是使用权是比较明晰的,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说,产权是很明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适度捕捞就是日本政府的最佳选择。但是从80年代开始,韩国和中国的远洋捕捞业迅猛发展,同时一个问题出现了,日本海是公海,在这里,产权是既不明晰的,于是就产生了这样一种情况,我每多补一条鱼,对于我来说就是赚钱的,于是就出现了谁保护谁吃亏的情况,于是三国所做出的选择都是过度捕捞,于是,就出现了大家都知道的结果,日本海的渔业资源干涸。

从这里可以看出,在地球还没有产生一个完全被各国所接受的产权保护法和强有力的执法部门之前,这种事情还会持续发生。

同样,在此之前,人们都认为大气是公共资源,可以不加约束地共享,但随着人类经济活动的加剧,大气资源变得越来越有限了,也需要各国间协调分配,有偿使用。只是它不像土地、矿产、水源等,无法界定产权,分配复杂。因此需要一个国际协定来规范和约束。《京都议定书》,就是世界各国商议出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规定各国怎样切大气资源这块蛋糕。说白了,这个协议就是把大家对于大气这一公共财产的产权明晰下来,你所做的事情再也不是无所顾忌的,要考虑到其他国家的利益。

从科斯对于产权的看法上来看,我认为,其一句话是当今京都议定书存在的最大意义。“如果生产要素也是一种权利,那么,产生有害效应的事的权力(如排放烟尘、噪声、气味等)也是生产要素。。。。。。。。。显然,只有得大于失的行为才是人们所追求的。但是,挡在各自为政进行决策的前提下,对各种社会安排进行选择时,我们必须记住,改善某些决策的现行体系的变化也可能恶化其他决策。而且,我们必须考虑各种社会安排的操作成本。再设计和选择社会安排时,我们应考虑总的效果。”

对于上述所言的总效果,在签字人的眼里绝对是签字国的总体利益,当然,在非洲和拉美的某些角落里流浪的失败国家是绝对不会进入这总体利益中去的。而,对于,这个总体利益也很值得玩味,因为按照科斯的理论,改变一些事情的同时必然会损害另外一批人的利益。那么,损害的是谁的利益呢?对于这个,我们不能否认,在短期内,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其中是作为受益者出现的,因为中国在其中可以通过买卖排放权来帮助中国提升某一些行业的技术层次。在远期呢?我们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很难防御那些碳密度高的产业向中国的转移,否则每年中国10亿平方米建筑的材料从何而来?我们的高速公路、铁路、污水处理厂、水利工程、钢铁厂,没有一项不是能源高密度产业。2000年,国家消耗的标煤13.5亿吨,2004年,光原煤就消耗20亿吨。

工业发展必须经历轻工业、重工业、知识工业这几个阶段。从资本密集型工业向知识密集型工业转型,韩国、日本走完重工业阶段花了20至40年,中国可能会短些,但也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我们在谈判中始终坚持的立场是:我们需要这个排放空间,发展中国家不承诺、不承担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国际义务。

但是,在今年我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我们会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当然,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榜样:美国,他还没签字。但是要想到,美国的军事政治势力允许他这样做,但是,我们呢?我们手上的筹码足够多吗?技术壁垒在可预期的未来很快就会出现,特别这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绝对会加快这一壁垒的出现,到时候,我们的应对手段是什么?

京都议定书从产生到现在一直走的坎坎坷坷,从根本上说,大家都知道保护大气是一项有利于子孙后代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考虑的就像这篇前面所介绍的例子一样,谁保护谁吃亏(而京都议定书之所以是日本提出的,大概是因为温室效应影响最大的就是日本了),从美国一直没有签就知道了,京都议定书的前途确实很渺茫。

不是结论的结论:

在人类历史上,不论是从一战开始前的各个外交博弈,国联的努力,到二战的最终爆发,再到冷战期间美苏的核恐怖原则,人类在最终的博弈中总是选择最差的结果。京都议定书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有一次机会,希望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齐方正

030081303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