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科学发现的逻辑》观后感  

2008-10-07 11:5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发现的逻辑》是波珀的代表作,也是现代科学哲学颇享盛名的主要代表作之一。科学发现的逻辑是指,一个科学家,不论是理论家还是实验家,都提出陈述或陈述系统,然后一步一步检验它们。说得具体一些,在经验科学的领域里,他们构建假说或理论系统,然后用观察和实验,对照经验来检验它们。

本书主要讨论知识理论的两个基本问题:划界和归纳问题。

1.归纳问题

作者认为归纳逻辑的各种困难是不可克服的,事实上,那种一劳永逸的所谓“科学发现的逻辑”是不存在的,但这并不等于说不能对科学发现问题作逻辑分析。对任何科学发现,在事后都可以作某种程度的逻辑分析,因为它们无疑都要运用逻辑,包括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

科学活动中不存在一劳永逸的科学发现的逻辑,但科学发现离不开逻辑。尽管科学发现的过程中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是科学发现的确包含着逻辑,只是这种逻辑不像形式逻辑那样形式化,那样具有“必然性”。

2.划界问题

作者认为划界标准必须被看作对一个协议或约定的建议。对于任何一种这样的约定的适宜性,人们可以有不同的意见;而对这些问题的合理的讨论,只可能在有着某些共同目的的人们之间进行。当然,这种目的的选择最终是一种决定,超出理性论证的范围。

作者论证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不是可证实性而是可证伪性,科学的方法不是归纳法而是演绎检验法。书中提出的有关科学的性质和方法以及科学知识增长的独创性论点,对科学哲学、认识论、逻辑学、方法论以及科学史、自然科学、医学、设计理论、社会科学均有影响。一些著名科学家都认为他的方法符合科学研究的实际。

所谓划界问题,本质上就是科学的性质问题,找到一个合适的标准使我们能

够以此把经验科学与形而上学体系等区分开来。逻辑经验主义用意义标准来解决划界间题,并且认为区分命题有无意义的标准是可证实性。而波普的证伪主义方法论则是建立在对逻辑经验验主义的批判之上的。具体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理论不能用经验证实。因为单称结论的真不能传递到全称前提上。为此作者提出可证伪性的要求,即对于一个全称命题,我们虽然不能用归纳的方法完全地证实它,但我们却可以用演绎的方法决定性地证伪它,这就是波谱所说的通过“判决性实验”,用单称陈述论证作为科学知识的全称的假,即可以实现证伪。

 

(2)可证实性原则并不能将科学与非科学的界限分清。作者认为,逻辑经验主义的意义标准与可证实原则在此存在两个毛病,即“不管怎样用有没有意义来分界,都会使界限同时既太窄又太宽:这样的分界会违反它本来的一切意图和声明,连科学理论也会因为无意义而被排除,同时却又无法排除那种被称为‘理性神学’的形而上学。

 

(3)形而上学不是没有意义的。作者提出用可证伪性作为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他认为科学理论不能用经验证实,只能用经验证伪。在他看来,一个理论的科学性的评判标准就是它的可证伪性或可反驳性。在这儿,支持可证伪性的逻辑根据是全称陈述与单称陈述之间逻辑关系的不对称性。

在作者看来,理论就是“大胆的猜想”。强调人们理论创造的自由,以及用自我批判和设计最严格的检验加以控制,同时,理性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把它的解释强加于自然界。正如作者所说的,“理论被看作是我们自己心灵的自由创造、一个诗意般直觉的结果、直觉的理解自然规律的尝试的结果。但是我们不再试图把我们的创造物强加给自然界。相反,我们像康德教导我们的那样向自然界提出问题;我们试图使他对我们理论的真理性做出否定的回答;我们并不试图证明或证实我们的理论,而是试图通过驳斥、证伪、反驳它们来加以检验。”

总而言之,作者的演绎方法论包含着两个环节:一个叫猜想(假设),另一个叫反驳(证伪)。

最后,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关于科学知识增长的图景:即“四段图式”P1-TT-EE-P2。P表示问题,TT表示尝试性理论,EE表示排除错误。所以科学就是从问题P1开始,为解决P1而提出大胆的尝试性理论TT,后者通过经验的检验,消除错误EE,最终经过确认的理论一旦被证伪,就会促使人们提出又一个假设理论,又一个猜想。所以科学发展的过程就是猜想---反驳的无限循环过程。

得出结论:作者认为科学发现没有逻辑,非理性的科学发现就是不断猜想与反驳。因为作者是理性主义的坦率的拥护者,他将理性等同于批判的态度,并将这种批判精神贯穿于本书及其科学哲学思想的始终。他指出没有所谓的科学方法,只有试验和试错的方法;夸科学的权威性是不对的,人们尽可能把科学的历史看作发现理论,摈弃错了的理论并以更好的理论取而代之的历史;不要去证实我们是对的,只有去发现我们是如何出错的。他曾经用这句话总结了他的全部哲学:“我可能错,你可能对,结果是我们都更加接近了真理。”

 

 

 

                                                                                                                     王赟赟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