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读《科学发展的逻辑》  

2008-10-07 13:0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发现的逻辑〉〉是西方现代科学哲学中的证伪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波珀的最有影响力的著作。他在这本书中主要讨论了知识理论的两个基本问题:划界和归纳问题,并且论证了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不是可证实性而是可证伪性,科学的方法不是归纳法而是演绎检验法。波普在这本书中表现出来的科学哲学的核心概念是“证伪”,他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科学理论与经验及两者的关系问题,并且认为 “问题”是科学研究的起点,而理论则是对问题的尝试性的回答,是猜测。经验观察并不是科学研究的起始环节,它的基本的作用也不是证实理论,而是反驳。同时,波珀认为可证伪性是科学不可缺少的特征,凡是不可能被经验证伪的问题,如本体论问题、形而上学问题、数学和逻辑上的重言式命题、宗教、神学和占星术都属于非科学.

1.归纳问题和理论的演绎检验

在经验科学的领域里,不论是理论家还是实验家,他们构建假说或理论系统,然后用观察和实验,对照经验来检验他们。波珀对这个程序作出了逻辑的分析,即他认为分析经验科学的方法,就是科学发现的逻辑,或者说是知识的逻辑的任务。归纳问题可以被表述为如何确立根据经验得出的全称陈述真理性的问题,经验科学的假说和理论系统就是这样的全称陈述。这就等于说:全称陈述是以归纳推理为基础的。作者认为,批判地检验理论和根据检验结果选择理论的方法,总是按下列路线进行的,即借助演绎逻辑,从尝试提出来且尚未经过以任何方式证明的一个新思想——预知、假说、理论系统,或任何其他类似的东西——中得出一些结论;然后将这些结论,在它们相互之间,并和其他有关的陈述加以比较,来发现他们之间存在的逻辑关系(如等价性、可推导性、相容性、不相容性)。在这里,波珀提出了区别四条不同的检验理论的路线。第一,在这些结论之间加以逻辑的比较,以此来检验理论系统的内部一致性。第二,考察理论的逻辑形式,目的是确定这理论是否具有经验的或科学的理论的性质,或者它是否是,比如重言的命题。第三,同其他的理论作比较,主要目的是确定,假如这理论经受住我们的各种检验,它是否构成科学上的进展。最后,通过能从理论推导出的结论的经验应用来检验理论。同时,作者提出检验的程序也是演绎的。我们借助其他过去已被接受的陈述,从理论中演绎出某些单称陈述,我们称作预见,特别是那种易检验或易应用的预见。

2 . 经验理论系统和划界标准的可证伪性

波珀提出,他认为的经验理论系统必须满足以下三个要求,第一,它必须是综合的,这样它能表示一个不矛盾的可能的世界。第二,它必须满足划界标准,就是说,它必须不是形而上学的,而必须表示一个可能的经验世界。第三,作为表示我们的经验世界的系统,它必须以某种方式和其他这类系统区别开来。同时,区别我们经验世界的系统的方法是根据它经历了并且经受住了对它的检验。这就是说,它是应用我要分析、描述的演绎方法区别出来的。根据这个观点,经验就成为分辨各种理论系统的辨别方法,经验科学的特征就不仅在于它的逻辑形式,而且还要加上它的辨别方法。归纳逻辑固有的划界标准就是所有经验科学的陈述(或所有有意义的陈述),必须是能最后判定其真和伪的;我们说:它们必须是可最后判定的。这意味着,它们的形式必须是这样:证实它们和证伪它们,二者在逻辑上都是可能的。而作者觉得可以作为划界标准的不是可证实性而是可证伪性。换句话说,我并不要求科学系统能在肯定的意义上被一劳永逸地挑选出来;我要求它具有这样的逻辑形式;它能在否定的意义上借助经验检验的方法被挑选出来;经验的科学的系统必须有可能被经验反驳。经验方法的特征是,它使待检验的系统以一切可设想的方式面临证伪的态度,它的目的不是去拯救那些站不住脚的系统的生命,而是相反,使这些系统面临最剧烈的生存竞争,通过比较来选择其中最适应者。证伪法不以任何归纳推理为其前提,而只是以正确性没有争议的演绎逻辑的重言式变形为其前提。

3 . 方法论规则和可证伪性

方法论规则,应该选择那些能经受最严格的检验的理论,等同于这样的规则:选择具有最大可能的经验内容的理论。方法论规则被当作约定,即科学发现——的规则的研究结果,可以称作科学发现的逻辑。 这一规则就是:科学程序的其他规则必须这样来设计,它们并不保护科学中的任何陈述不被证伪,并且只有那些可以主体间相互检验的陈述才可被引进科学中。在某种情况下,也许考虑到普遍性的水平,我们可以把证伪归之于某个确定的假说。假如一个得到充分验证并继续得到进一步验证的理论,可从一个更高水平的新假说演绎出来因而获得解释,上述情况就可以发生,并且必须努力用它的某些尚未得到检验的推断来检验这个新假说。如果任何这些推断被证伪,那么就完全可以把证伪单独归之于这个新假说。然后,我们将寻找其他高水平的概括来代替它,但是我们不必认为那个概括性较低的旧系统已被证伪。 关于辅助假说,波珀建议规定这样的规则:只有那些引进以后并不减少,反而增加该系统的可证伪度或可检验度的辅助假说才是可接受的。一个理论应被称作经验的可证伪的,如果它把所有可能的基础陈述类明确地分作下面两个非空的子类。第一,所有那些和理论不一致的(或理论排除的、禁止的)基础陈述组成一类,我们称这类为这个理论的潜在证伪者类;第二,那些和理论不矛盾的(或理论允许的)基础陈述组成一类。我们可以更简短地说:一个理论是可证伪的,如果它的潜在证伪者类不是空的。

4.可验证性和科学发现的道路

作者利用“假说的节约原理”,认为辅助假说要尽可能的少,并且应选取普遍性水平高的陈述,以及由许多公理组成的系统如有可能应从具有更少公理和普遍性水平更高的系统中演绎出来。因为一个已得到充分验证的理论只能被一个普遍性水平更高的理论来代替;即被一个可更好检验的、并且此外包含旧的、得到充分验证的理论(或至少很接近于它)的理论来代替,所以把那种趋向——向普遍性水平越来越高的理论进展——描述为拟归纳趋向更好。最后,波珀觉得科学发现应该是先提出具有某种普遍性水平的理论,并用演绎法检验;在这以后,又提出普遍性水平更高的理论、又借助具有以前水平的普遍性的理论检验,如此等等。检验方法是不变地根据从较高水平到较低水平的演绎推理;另一方面普遍性水平按时间次序通过从较低水平到较高水平而达到。科学不是一个确定的或既成的陈述的系统;它也不是一个朝着一个终极状态稳定前进的系统。我们的科学不是绝对的知识:它决不能自称已达到真理,甚或像概率一样的真理的替代物。它的前进是趋向永远发现新的、更深刻的和更一般的问题,以及使它的永远是试探性的回答去接受永远更新的和永远更严格的检验这一无限然而可达到的目的。

5.总结

波普认为,科学哲学的主要问题是科学如何发展的问题,知识如何增长的问题,而不是逻辑经验主义所关注的结构问题,语言及其意义的问题。他给出了科学发展的模式,即

   问题→尝试性理论→通过检验消除错误→提出新的问题

这个过程就是从问题出发为解决问题而提出尝试性的理论 通过对理论的检验而清除错误,最后再提出新的问题。如此往复以至无穷。

                                                030081312   廉献伟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