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毅的博客

组织与战略

 
 
 

日志

 
 

中国管理学的重建(1):管理学者,请勿空谈社会责任  

2009-04-10 21:35:31|  分类: 管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于本人研究的爱好,从制度环境与企业战略的互动关系来看,本人已经强调指出,无论是出于对环境保护、改善农村生存条件等具体的可持续性发展要素考虑问题,还是从科学发展观和全球社会经济格局变化的宏观角度考虑问题,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第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78-1992年,所谓激情蓬发、理想导向以及情绪低下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1992-2007年,所谓的大发展和高增长的阶段;第三个阶段则是目前的阶段,所谓机遇与挑战并存的阶段。由于全球性危机所带来的社会经济格局变化给中国带来机遇的阶段。在这一阶段,有必要修正第二阶段所带来的种种社会经济问题,包括,以劳动合同法、环境保护、食品卫生等法规来抑制没有持续性发展意义的产能过剩。这就势必会对地方政府、企业和企业主、高级经理人员、劳动者带来压力,尤其是企业主,已经不能单纯地像过去那样去“做大做强”。可以相信,一部分的企业和企业主会退出所在的行业,不管这些企业原来是超大型、大型,还是中小型。现存的企业,如果早些有些准备,能从科学发展观考虑问题,就会抓住时机,适时适地是人地进一步发展壮大起来。否则的话,压力会非常大。这些压力,来自全球社会经济格局的变化。原因就是:“地球是平的”。可以预料,中国会在这次危机中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当然并非每个中国人可以从中得益。

从管理学的理论研究角度来看,制度环境的压力是这次变化的最主要影响因素。按照斯格特的分类法,我认为,这次的制度环境压力主要来自管控因素,而且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能感受到如此之大的压力。以前如果你问一个企业主,很少有人可以和你将管控因素说得很清楚,最多和你说说,如何“摆平大盖帽”,如何“送礼行贿”等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且非常厌烦你问这些问题。去年开始,老板们变得焦躁不安起来,或者是怒气冲冲,和你大谈对劳动合同法、环保和食品卫生等等的不满和怨言。最具代表性的话是:还要不要企业活了?!企业活不了,劳动者怎么活?!

他们为何变化如此之大?

是因为科学发展观在发挥作用了。科学发展观通过各种政策、法规和措施,通过各种检查、干预和惩罚开始发威,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经营活动,影响到各种所有制类型企业家及其高层的喜怒哀乐。

原来中国不再是“中外冒险家的乐园”了。那么,是不是永远不是,是不是大家一起声讨,劳动合同法等法规就会作废?

看来还有很多人在做梦呢!

如果世界没有这样的危机,美国人和其他发达国家的人需求还能够继续旺盛下去,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需求嘛,我们这边劳资对立,影响到出口订单的履行啊。企业有事做,政府可以多收税嘛。为啥要搞这些劳什子?

可惜,美国人、欧洲人和日本人现在不得不捂紧他们的钱包,什么时候回暖?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一个企业,让它提高人工成本,投资做环保,少来点掺假,做点慈善,那还可以动动脑子,咬咬牙齿,但是没有需求,一切玩完。至于社会责任,日子都没法过了,怎么履行啊?有个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告诉我,他们企业的人工成本已经高达50%。我反问他一句,为啥你们还要做下去呢?有没有想过转行?或者你本人也挣了不少钱了,跳槽出来干些别的?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干别的?哪有机会啊?我和他开了个玩笑:比如做些扶贫事业?

看来,国人还在相信过去某些国际咨询公司精英的鬼话:中国经济至少到2015年,甚至2020年,一直会高速增长的,而且就可以按照前几年的模式干下去。

看来,不少国人并没有做好进入第三阶段——建设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有持续性发展能力和优势的中国的思想和行为的准备。

记得本人在去年这个时候,就写过一篇短文,“企业家崇拜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开来,应该代之以“识时务为俊杰的时代已经到来”。

殊不知,因为我们太能干,太勤奋,已经干完了人家10多年或者几十年才干得完的事情,现在轮到我们全体国民面对一系列社会经济问题,而且无法回避:从污染的环境、小孩用的针药、被灌水灌药的家禽、植物、乳制品和食品,制假的作坊和产品,等等。

有没有制造这个时代的罪恶者受到惩罚呢?有啊,这两年来,几乎天天都在发生。至于那些还没有被惩罚的,别急,他们内心很紧张呢,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那些前两年张牙舞爪创造前所未有奇迹的、大做加法甚至乘法、用不健康或者不地道的手法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中外大企业,比如蒙牛,不得不认清形势,开始老实点了。至于三鹿,关门了事。

被网民嘲笑的王石及其万科,虽然老王的思想已经停留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使公司形象在去年赈灾中损失很大。但不得不承认,九十年代中期就开始做减法的万科,其战略、管理、业绩和形象仍旧屹立不倒。因为股东们知道,不是老王乱来,而是老王“很天真很傻”惹的祸。至于网民,有一部分人还是承认,老王经营公司还是谨慎稳妥的。至少他的减法,使万科这块品牌依旧享有很高的声誉。

一直以社会责任为自豪的美国强生公司,其虚伪的一面是被一个非盈利组织揭发的。在中国,贪官和不负责任的企业是在网上被曝光的。今后,揭发商家非道德行为,恐怕全世界趋向一致,网络加非营利组织。

大量被曝光的事情往往与企业家头脑发热、盲目扩张、资金使用上拆东墙补西墙有关联。更为重要的是,是他们无所顾忌、无所忌惮:他们从来不会害怕什么,认为自己什么都搞得定,本事比别人大,能力比别人强。

这就害了他们。所以,还是要有所顾忌,有所害怕,有所收敛,有所尊重,有所遵循。

有趣的是,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中国的管理学者,反应很慢,还在照搬美国管理学者的理论,大谈企业的社会责任。在我看来,这纯粹是空谈,而且无聊。这些事情是用企业的社会责任解释的清楚的吗?

不能。

就目前而言,制度环境给企业的压力既然来自管控层面,那就不是一般的道德问题,而是遵纪守法的问题。

至于税负和费用过重的事情,企业融资及其它资源获取困难的问题,是事实,也是难以解决的事实。

我的看法是,相当一部分的制造业产能已经过剩,为了后代的健康成长,为了不再用极为低廉的资源,通过对环境的破坏,来获取企业和社会的生存,抑制产能势在必行。

我的看法是,短期内除了向外向上反映,并由政府帮助解决一些之外,从中长期角度来看,企业自己要想一想,是不是还要坚持下去。

这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第一次要考虑的事情,是退,还是进,或是坚持。每个企业的情况不一样,选择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是企业开始认真考虑的时候了。

至于中国的管理学者,似乎要将研究重点转移到制度环境给企业的压力以及企业的选择策略上了。所以我说过,管理学者要学会直面人生,直面现实,从中创造出相应的中国的管理知识来,不要在误人子弟了。至少在日本,经营学者还能从理论上向学生讲讲“丰田之道”,我们的学者,今天刚刚讲完蒙牛,明天就不知道如何解释蒙牛的大失误了。其实,世界好的管理理论,一定是从现实中提炼出来的。在我国,制度环境对企业的影响就是一个理论上的特色。

那么,企业家们是否由此会对管理真正重视起来呢?不知道,但“识时务者为俊杰者胜”应该没有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1871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